想着要咸鱼翻身,但不知道要怎么做qwqqqq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上】(甘蕉,茄番)

世界观架空
上篇没有游斗出现没有任何cp倾向但还是厚脸皮的打上标签(别打我qwqqqq)
恶魔游里×普通村民游吾
巫师游斗×会点医术的普通村民游矢
人物ooc注意!





























       
「1」
       

        有一个偏远到被神明抛弃的小村庄,村庄四周被连绵不断的山包围。有两面是茂密的森林;一面是光秃的岩石;虽然还有一面,但只有半面给村民种植粮食,另外半面则是岩石与湿滑苔藓的领地,唯一的水源就来源于此。但这天然水源非常不稳定,只能依靠刚好住在附近森林里恶魔,才能勉强维持整个村庄的水源。当然,恶魔才不做没有回报的买卖,恶魔要求村庄每年都要供奉一位纯洁少女,少女被要求放在茂密森林的入口,接着他会派自己的食虫草使魔们去接少女。

        听说恶魔会吃掉少女的肉,把少女的血当做魔阵的染料,把少女的骨送给邪恶巫师当做魔药的原料。大家也想反抗,但都又恐惧着恶魔的力量,所以村民都接受这个设定。

「2」


        有天,游吾和游矢两兄弟去打生活用水水,游吾突然问道:“呐!游矢,为什么我们要听那个该死恶魔的话啊?如果大家都团结起来,肯定能把该死的恶魔打倒!”

        听完游吾说的话,游矢有点害怕的四处望了望,还用胳膊肘撞了游吾一下,在确定没有什么食虫草存在,游矢略微松了口气,压低声音说,“游吾太大声了,刚刚要是有恶魔的使魔在的话,我们可是全完了的!”

        “切~听到才好!我会把那些使魔都打趴下的!”像是要证明自己一样,放下盛满水的木桶,游吾猛地伸出手,想抓住离头顶没多高的树枝,结果,扑了个空。同时游吾也把自己打的水弄翻了,不仅自己衣服都被打湿了,还得重新回去打水。

        “这都是游吾自己作死啊。”游矢在一旁感慨道,不过出于兄弟情义,他还是陪游吾回去打水。
       
        “喂!有你这样嘲笑哥哥的吗?话说回来为什么你的衣服还是干的?这一点都不公平!”面对游吾的怒气,游矢吐了下舌头,“这就是游吾大声说恶魔坏话的报应!”接着又小声地对游吾说,“可能是使魔在捣鬼,游吾还是安静一点比较好。”
       
        游吾听了只是“嘁”了一声,便没再说话。就在游吾刚打完水,要和游矢回家时,一只除了头部带一点淡紫色其他连嘴都是黑色的小鸟俯冲下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带走了游吾一根金黄色的额发和蔚蓝色的头发。

        “哇啊啊疼疼疼疼疼疼……QAQ”游吾收到3999点伤害,并把水又弄撒了。
       
        游矢汗颜,“……嘛……可能今天游吾不适合出门打水吧……”
       
        也因此快要黄昏两兄弟才回到村庄。
       
        看到番茄和香蕉安全地从森林回来,柚子便把自己的纸扇(由最硬的铁板制成)放下,很生气的问,“还知道要回来呀!你们两个怎么去了这么久?”
       
        “啊,不好意思柚子,游吾把水弄翻了两次,所以回来得有有点晚。”游矢说着,用眼神示意柚子看游吾快干不干的衣服。
       
        “……”柚子嘟起了嘴,“那你们两动作快点啊,游吾换好衣服之后记得和游矢去村长家报个平安,村长本来就因为大后天要供奉的少女而伤心了,更何况游矢你还是村里唯一懂医药的,不要再让村长操心了。”
       
        游吾和游矢都乖巧的点点头。
       
「3」
       

        村长为了减轻少女的痛苦,想了很多办法,直到头发都花白,他终于培养出一种寄生虫,可以让少女们对外界没有任何的反应,让少女无声无息的安详的离开这个世界。
       
        游吾开始就从内心反对这种方式,但游矢经常劝游吾不要掺和,所以游吾便没有直接表态——直到凛被强迫放置寄生虫。
       
        “凛!!!!快放开我!!!!”游吾被包括游矢四个人禁锢住四肢,好让护送少女的队伍可以在黄昏前到达森林,在傍晚时归来。
       
        “冷静一点,游吾!这是我们村庄和恶魔的约定!”克罗朝游吾喊道,“我们也不愿意凛走的!”
       
        “游吾君!冷静!”“冷静一点游吾!”像这样的声音因为克罗都一股脑塞到游吾耳中,直通大脑。在游吾忍受不了,打算吼一声“好啰嗦”,头部猛地一阵钝痛,让游吾突然被黑暗包围。
       
        “呼……快斗先生,这么凶残的对待我哥哥头……会让他变成傻瓜的。”游矢用手把额头上的汗抹去,看了快斗手一眼,还在心里侃了一句,不愧是猎人呢。
       
快斗冷静地说,“这种程度不会有事的。”然后转身回家。
       
        “啊……”游矢戳了下游吾的脸,发现游吾真的失去意识,便向友人寻求帮助,“权现坂能帮忙把游吾搬回家吗?我一个人肯定不行的。”
       
        “没问题!”
       
        虽然有权现坂帮忙,但当游吾非常顺利以及完好的躺到他的床上时,游矢感觉自己身体已经要散架了。于是,游矢洗了一个简易的热水澡,就直接扑到自己的床上休息了。
       
        游矢觉得快斗的手刃还是很厉害的,游吾绝对睡到第二天日上三竿才能起来。但出乎意料的,游吾午夜前就醒了过来。大概是游吾在朦胧中听到有人对他说“想救凛吗?在午夜前到森林的入口,用你自己和凛交换。”声音刚消失,游吾瞬间就清醒过来,想着要去森林。游吾到门口之前,路过游矢的房间,他停下脚步,想了一会,又回到自己的房间,以极快的速度写下“我要去救凛”,然后小心地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地到达门口,游吾回望了一眼相依为命很久的弟弟的房间,还是下定决心,快跑了出去。
       
        等游吾跑到到了森林的入口,刚好看到几大簇食虫草围着凛,他冲食虫草们大喊:“让我和她交换!”
       
        “……稍等,猪笼草在取寄生虫,”一簇看上去就是老大的食虫草说,接着老大食虫草伸出自己的藤蔓圈住游吾的腰,“以防你逃走,请不要在意。”
       
        “切,无所谓了,只要凛安全就行。”腰上的藤蔓虽然让游吾很不爽,但想到自己是交换人的,也就没在意这么多。
       
        “寄生虫吃完了!”
       
        “好,走了。”老大食虫草扯着游吾朝森林深处走。
       
        游吾用力拉住食虫草,“喂!等等!凛就放在这里吗?!”
       
        “……明天会有人来的,这里很安全,少女不会有事的。”
       
        “这样啊……好,走吧!”游吾心一横,跟着食虫草向森林深处走去。
       
        走在路上的时候,游吾因为觉得自己已经是恶魔的人质了,于是就没有留下任何回去的标记,他只是想凛明早真的会被人发现吗,游矢明天起来发现他不见了会干什么,朦胧中和他说话的是谁,而且总觉得声音很熟悉,但语调有不熟悉……在游吾胡思乱想的时候,游吾已经被几大簇食虫草拥护着到了一个巨大城堡的门口。
       
        不知道是因为在午夜还是什么原因,门口两旁的石龙像在惨白的月光下显得可怖,看得游吾心里直发毛。但食虫草们才不管,只是推着游吾进入城门。
       
        “接下来你要自己走了,主人的城堡我们不敢进去。”说着食虫草们猛地推了游吾向里走了几步,旋即关上大门。接着,“嘭……嘭嘭……嘭嘭嘭”走廊两旁原本毫无热度的火把突然燃了起来。开始游吾被吓了一跳,以为自己马上就要被肢解了,但过了几秒,游吾发现自己还好好的,他试着向深处叫了几声,只有回声传来,这很好的鼓励了游吾。
       
        “切~恶魔说的这么恐怖,也就这样了。”说着,游吾还作死一蹦一跳地向城堡内部进发。
       
        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有一条直廊,墙上除了燃烧的火把什么都没有。就在游吾感到疲惫时,直廊的尽头出现了,伴着直廊尽头的出现,还有一扇门。游吾想都没想就推开了门。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看上去就很柔软的床,还伴着一阵甜蜜的香气。游吾本来就因为走了很久而感到疲惫,看到床,也没想可能就是恶魔的,就直接钻进柔软的床铺,睡着了。
       
        此时,一条空间裂缝出现,一名紫色头发的少年从中探出。当少年看到窝在床上的游吾,嘴角向上扬了45°,十分满意地也窝进柔软的被子里。

「4」


        翌日,游矢在自己收养的小鸟啾啾的催促下,才极不情愿的起来,接着啾啾递给游矢一张字条。

        “啊?什么……”游矢用力眨眼睛驱赶睡意,好让自己能看清楚字条上的字,“我……去救……凛……这是游吾的字迹?!”游矢顿时睡意全无,他掀开被子披上自己的白披风就冲了出去。
       
        游矢一出门,就看到一堆人围着什么。本来游矢没什么兴趣的,但隐约听到“凛”这样的字眼,游矢便尽力挤到人群最中央。不过可能是凛发现时间比较早,谈话已经要结束了。
       
        “你说游吾为了救你,和你交换了?”村长一脸不可思议,“可你的寄生虫……这不可能!”
       
        “呜……被……一个称作‘……猪笼……草’的食虫草……吃掉了……都是我的错……游吾……”
       
        “快让开快让开。”粗哑的声音打断了凛,人们看到一簇猪笼草在最外围张牙舞爪,在它周围的人是吓得半死,迅速散开,这样就空出一条小道直指人群的中央,“那个‘香蕉头’恶魔大人就收下了,还有,恶魔大人大发慈悲,‘香蕉头’抵十二个少女,你们有十二年不用挑选少女了,还不快点跪下来感谢恶魔大人!……”
       
        后面的话游矢并不感兴趣,他拨开人群,打算先回家想接下来要做什么。

        在家“静思”的游矢是希望找到游吾,然后在游吾脸上用拳头留下一个红印来表达自己对游吾突然离开的愤怒。那么问题来了——要怎么见到游吾,总不能直接闯到恶魔的城堡里吧?而且也并不知道恶魔城堡的具体位置,自己一个人去也非常的危险……游矢赌气般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就在这时啾啾叫了起来。“啾啾不要叫了,好吵……”游矢转过头看啾啾,想让它安静下来,游矢这才注意到啾啾脚下翻开的书,“什么啊……都这个时候,还看什么‘传说故事’啊……嗯?邪恶巫师?不可能的吧,巫师先生不是和恶魔一条战线上的吗……呜哇疼疼疼,啾啾不要啄了,我去行吧?”
       
        啾啾看到游矢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时,便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在游矢头发里随便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窝进去。

        游矢收拾了几天的粮食和水、帐篷和换洗的衣物和想了想觉得还是有必要带上的一本破旧医药书、简易的药品和小匕首。
       
        游矢在收拾的时候,听到有敲门的声音,匆匆赶到玄关打开门,看到站在门外的柚子。简单的寒暄之后,柚子把村长要举办“庆祝凛安全回家”的晚宴,说是全村的人都要到场。这时,窝在游矢头发里的啾啾狠狠地啄了游矢几口,疼得游矢想把啾啾扔出去。
“啊……不好意思,我……我没这个心情。”游矢轻轻揪了一下啾啾的羽毛以示威胁。

        柚子理解地点点头,“也是呢,游吾和游矢毕竟是生活了很久的兄弟了,不过还是去一下吧!村长说他找到了让所有人快乐的方法,他会在晚宴的时候告诉大家的!”

        听到这段话,游矢无端的一阵寒颤。他还是拒绝了柚子的邀请。等到晚宴的时候,游矢趁所有人都去吃晚宴,悄悄地离开。

        “呐……啾啾,我要怎么走?”蹑手蹑脚走到森林入口,游矢这才想起来自己根本是在啾啾的威逼没有利诱下才出来。

        听到主人的呼唤,啾啾突然从游矢头发里面窜出来,飞进森林,但是不过多久就飞回来了,啾啾还在身上挂了许多的夜间能够发光白天可以食用的灯笼果。啾啾在游矢面前转了几圈,示意游矢跟上它。游矢掏出小匕首后才大步追上啾啾。一路上除了啾啾身上灯笼果的微弱的光,森林其他地方几乎没有任何光源。开始游矢拿着小匕首的手还有些颤抖,他十分恐惧一些无可描述的生物的出现,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一只奇怪的生物都没有出现,不过游矢倒是因为突出的老树根而摔倒,还好啾啾及时飞回来找游矢,游矢也就没有迷路。

        待到有细微的阳光透过叶缝射入森林底部,游矢已经躺在布满青苔的老树根上——赶了一夜的路让游矢非常疲惫。啾啾像是明白这次就算它再怎么用力啄游矢他都不会起来,便把身上的灯笼果悉数挂在离游矢稍微远点的树的树枝上,并形成一个“圆阵”,接着安心地窝在游矢脸旁边。
             









        T.B.C

评论(4)
热度(17)

© 苏仔的童话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