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要咸鱼翻身,但不知道要怎么做qwqqqq

意不意外,惊不惊喜【下】(甘蕉,茄番)

世界观架空
恶魔游里×普通村民游吾
巫师游斗×会一点医术(并没什么用)的普通村民游矢
人物ooc严重,注意避雷!
 















「5」


        游吾醒过来,就看到一只甘蓝抱着自己睡着。

        “呜哇哇哇哇!”突兀的叫喊回荡在森林之中,惊飞几群栖息在树枝上鸟。当然,也把游吾旁边的甘蓝叫醒了。

        “你好吵哦!现在才中午啦!”甘蓝一脸嫌弃地看着游吾,但手却没有松开。
 
        “你你你快松松开!”游吾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明明晚上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游吾奋力推着甘蓝,打算挣脱甘蓝的怀抱,但没想到对方的力气比游吾想象的还要大。

        “唉~不要害怕么~融~合~君~”说着,甘蓝腾出手捏住游吾的下巴,逼迫对方看着自己。

        游吾被盯毛了,大声地回喊道:“是游吾不是融合啊!”不过游吾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脸颊已经染上火烧云般的红晕,还气急败坏地喊:“话说你是谁啊?!”某只甘蓝表示游吾此时的表情简直可爱到犯规。
   
        “啊……确实呢,还没自我介绍。”甘蓝松开游吾,“我就是你口中‘该死的恶魔’——以及我叫游里。”

        游吾现在特别后悔打水的时候说那种话,不过现在反悔也来不及了,“说吧!”游吾坐起来,一脸生无可恋,“你打算把什么时候把我肢解掉?”

        游里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噗……哈哈哈融合君就是有意思呢!!!果然不接受今年的少女而引诱融合君是对的呢~!”

        “是游吾不是融合……等等,你说‘引诱’我?”

        “哦多,说漏嘴了~没错~我用凛做‘诱饵’才把游吾引诱到我的城堡的哦!”游里微笑着,像是干了好事准备被表扬的孩子,“啊……都怪游吾,我现在又饿了。”说着还打了一个响指。游吾打了一个寒战,以为游里要拿着巨大化的刀叉肢解自己了——但出现的是一张非常人类化的小桌子,桌面上还有非常人类化的早点。

        游里微笑道:“游吾也饿了吧~要不一起来吃?”话音刚落,另一张小桌子也出现了,并飘浮到游吾面前,游吾咽了口口水,捏起一只小包子,认命地塞到嘴里,“呜哇哇哇哇哇哇!好辣!!!”突然的辣味席卷了游吾口腔,他忍不住把整张小桌子都掀了,桌上的早点都像漂在水面上在空气中飘着,“(╯‵皿′)╯︵┻━┻这东西怎么能吃啊??!!”
       
        “啊,是这样吗?”游里也捏起同样的小包子塞到自己嘴里,“我倒是觉得味道刚刚好呢~大概是因为游吾是人类吧,要不……把游吾变成恶魔好了~这样游吾就 不会觉得辣了~”

        “不可能。”游吾果断的拒绝了。

        看着飘浮在空中的小包子和皮蛋瘦肉粥混合一起,其中的碎肉让游吾想起村中流传的传说——恶魔会吃掉少女的肉,“那个……游里……这个肉是……?”

        “非常普通的野猪肉哦!”,游里咽下嚼碎的包子,“就算我是恶魔,也不要猜想我会吃人肉这种恶心的东西,”,游里挥挥手,飘浮在游吾面前的早点又恢复至游吾掀桌子之前,“话说游吾真的不吃吗?早餐不吃智商会下降的哦!”

        “你!……不吃!”

        游里没再说什么,只是耸耸肩,继续吃自己的早点。

        游吾现在是我的,迟早有一天就算不愿意也会被我变成恶魔!游里想,现在主要是攻略游吾的心……嗯,先叫食虫草准备些人类的食物吧。那么,接下来就是怎么做才能有趣地把游吾变成恶魔呢……!


「6」


        游矢被各种鸟混杂的声音吓醒。游矢用右手支撑自己起来,看到自己的包袱还在,稍微松了口气,接着游矢又拍了拍自己放小匕首的胸口——却什么都没有。游矢惊慌的翻找四周可能有小匕首的地方,依旧什么都没有。游矢有些沮丧地翻找出食物和水。经过森林的过滤,阳光就像功率极低的日光灯,游矢无法依据光线强弱判断时间,游矢只是觉得肚子饿了,“啾啾,吃饭了。”呼唤了几声,啾啾才不知从什么地方窜出来,身上还挂着几粒灯笼果。

        是以为我没有准备它的份吗?游矢看着啾啾身上的灯笼果有些想笑。

        出乎意料的是,啾啾把灯笼果都放在游矢准备接着它的手上。似乎有“请把灯笼果都吃掉吧”的意味。

        “哎?是让我吃吗?”游矢瞪着只在书上看过但没怎么见过实物的灯笼果。

        啊……书上好像有说灯笼果是甜的,嗯……尝一下好了。游矢说服自己之后,拿出干净的手帕把灯笼果都搽了一遍,然后就送进嘴里——味道还可以,有那么一丝的甜味。之后游矢随意的塞了点吃的,喝了点水,啾啾就开始催促游矢动身。

        游矢估摸着走了几个小时,隔着纵横交错的藤蔓,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前面有一座小房子,“唔哦!快要到了啊!”游矢加快了速度。

「7」


        巫师听到有人在敲门,“是谁?”

        “啊……不好意思,打扰一下!”游矢清脆的声音从门对面传来,“请问巫师先生在吗?”

        “我就是,找我有什么事?”巫师对于游矢的突然到访,他有些诧异。巫师可在房子外设置了一层结界,普通人应该是不能进来的。

        “请问,巫师先生能帮我见到游吾……啊,我的哥哥……”

        巫师听到游矢来找他竟是因为游吾时,双手用力攒紧以克制自己愤怒的情绪,“不行,请回吧游矢。”

        “哎?”门外的游矢显得有些懵,“为什么……”

        “请快点离开,不然我就施法让房屋外的温度比冬天还低。”

        “不行!好不容易才到这里!怎么能因为巫师先生让我回去就回去?”说着,巫师听到外面响起重物撞击地面的声响,接着游矢的声音透过门下的空隙闯入,“巫师先生不让我进屋我就坐在外面!”

        巫师皱起眉,真的开始施法,房屋外面的温度开始直线下降,巫师还觉得不够,又召唤出满天的雪花。巫师心想,就算是游矢,也会知趣离开吧。以防万一,巫师还是召唤出小型暗叛逆龙看着游矢。

        巫师为菜园里的果蔬熬制杀虫剂准备装瓶时,小暗叛逆急匆匆地飞过来,“主人,游矢冻僵了!”
 
        巫师听了,连忙跑到门口。一直响着某物猛撞门板的声音。巫师一咬牙,把门打开,只见前两天不知道怎么进到菜园还偷他灯笼果的小鸟冲进来撞到巫师腿上,接着他看到头发上已经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雪的游矢。巫师连忙以公主抱的形式把游矢抱到正对炉火的小沙发上,把游矢身上的雪全部快速清除之后,巫师施法让屋外温度回升并把门关上,还把自己黑色的披风盖在游矢身上。巫师见游矢许久都还没恢复意识,想起来应该喂游矢喝治愈药品的,想着,巫师就看到小暗叛逆龙和小鸟就把治愈药品和勺子送了过来。巫师确认了剂量,用勺子舀好时,巫师才发现游矢因为冻僵了根本无法喝进去药,没有办法——巫师含了一口药,对着游矢的嘴送了过去。

        这个行为持续了很久,不仅有游矢冻僵脸部有些僵硬的关系,还有巫师自己的私心。

        在规定的药剂都送进去后,巫师稍微松了口气,灰色眼眸盯着游矢合上的双眼,等待着游矢的苏醒。


        等到眼皮像初生蝴蝶开始微微眨动,渐渐露出原有樱桃红的眼瞳,巫师一挥手,一杯温度恰好的姜茶被送到游矢面前。

        “我这是在哪儿……”游矢现在的样子在巫师眼里就像刚睡醒的孩子,游矢不知所措地接过杯子,“……谢谢……啊巫师先生!”

        “……你在门外冻僵了。”巫师的语调相比开始加了一些自责。

        游矢小抿了一口姜茶,没有什么表情,巫师不清楚自己会不会因为故意召唤低温和雪在游矢心里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就在这时,一只除了头部带一点淡紫色其他连嘴都是黑色的小鸟突兀地出现在两人之间,“琉璃?”看到自己被恶魔借走的使魔居然回家,巫师不解地看着绑在琉璃腿上的信。巫师迅速拆开读完恶魔特意送来的信。

        “这真是麻烦了。”巫师起身,快步走到门外将游矢闯进来的结界缺口补好,又加固了一遍,接着确定菜园的果蔬和魔药原料有没有因为刚刚赌气的风雪摧毁,对该补救的果蔬进行补救。再次确定结界的稳固,巫师才回到房子里。此时小鸟与巫师擦肩而过,飞走了。

        巫师刚进屋,就听到游矢问:“怎么了吗?”

        “啊……”巫师在想怎么和游矢说这件事,“游矢……你原来居住的村庄……因为那个村长强烈的执愿,全村人都被强制植入寄生虫……这几天村民都听那个村长的话,在各个地方搜查……游矢,你的存在,嗯……如果不嫌弃,这几天游矢就住在我这儿吧。”

        “哎?”游矢开始有些懵,过了一小会,把消息消化后,游矢露出温暖的笑容,“好的!还请多多关照!”

        “话说回来,巫师先生的名字是什么?老是叫巫师先生总感觉怪怪的。”

        “游斗。”巫师,哦不,游斗也回报给游矢一个笑容,“以及很抱歉之前召唤风雪想赶你走。”

        “没事没事,最后游斗也是救了我的恩人啊。”游矢的话让游斗想起喂药的事,游斗以为小暗叛逆说了什么,内心的理智又反驳说没有特别学习过应该是不会龙语的……

        “游斗……?”游矢的声音将游斗拉回现实,“这个披风是游斗的吧,我现在感觉好多了,这个披风就这样还给游斗吗?”

        噢,披风还盖在游矢身上,是这么看出来的啊。游斗在内心给了自己一击腹击拳。

        “嗯。”游斗有点尴尬的接过披风,寻思着要找个话题,“……对了,游矢有没有什么是晚上想吃的?”

        “……薄煎饼?”


「8」
 

        游斗和游矢度过了一个非常正常的星期,当然也在找啾啾,然后在第二个星期开始的第一天,游斗的菜园里长出一株——食虫草。

        “游斗大人打扰了!”食虫草对来菜园帮忙除草的游矢说,“我……”

        “呜哇哇哇哇哇哇!游游游斗院子里为什么会长出能说话的草哇!结界被破坏了吗?!”游矢被突然出现并且还能说话的食虫草吓得手里的小绿铲都被自己立马扔到食虫草嘴里。

        “游矢!”游斗听到游矢的求救连忙从菜园另一边跑过来,看到长在游矢脚边的食虫草,脸迅速黑了下来,让游矢退到自己身后,并给手里的小绿铲施法变大,“我说过,我的菜园里,不允许,有,魔法食虫草。”接着,游斗举起铲子,打算根绝那株小食虫草。
   
        “等等等等等!!!”食虫草吐掉铲子后大声喊道,“请游斗大人谅解!我只是一介使魔而已!只是奉游里大人的命令行事!”

        “……所以,又有什么事?”游斗还是把铲子抵着食虫草。

        “大人……”食虫草勉强挤出个笑容,“先把铲子放……”下。

        铲子又逼近了食虫草。

        “QAQ好好好,就这么说吧,游里大人邀请游斗大人和游矢大人到他的城堡共进晚餐,并和游斗大人讨论关于如何解除村民身上的寄生虫。游吾大人也在那里等着您,游矢大人。”食虫草鼓励自己朝积极的方向想。

        游斗问,“你的任务完成了?”
 
        “嗯⊙∀⊙!”食虫草摇了下叶子。

        游斗施法把铲子变小,“好,铲除。”说着游斗连根拔起了食虫草,并把四周的土都翻了一遍,将残存的食虫草根都清除。游斗又施法让食虫草和残余的根装进袋子,以游里的城堡方向,袋子被迅速扔了过去。

        “呐,游斗,那个食虫草会死吗?”

        “就算‘死’了,游里也会‘救’活的。”游斗蹲下来,检查了被食虫草吞过的铲子,“游矢要去吗?”

        “唉,游斗怎么这么说……”游矢抓了下头发,“我想打游吾一拳啊……”

        “那就去吧。”游斗都没有注意,自己因为游矢说的话笑了出来。

        “游游斗为什么你笑得这么开心啊?”

        “!”游斗迅速用手臂遮住自己的脸,并在心里给自己来了一击腹击拳,冷静下来后,游斗放下手臂,“那先去准备吧。”


        游斗和游矢还坐在扫把上时,就听到游里的声音,“呀!你们来了!”
 
        “客套话就不用讲了。”游斗操作扫把停在一个平坦的地方好让游矢下来,“游矢接下来记得一定要跟紧着我!”游矢乖巧的点点头。

        “俩位的悄悄话说完了吗?”游里感觉眼睛好似被什么无形的东西刺了,“这边请吧。”

        进入城堡,游矢跟着游斗七弯八拐,终于到一个类似饭厅的房间。游矢看到穿着少女粉连衣裙一脸生无可恋的游吾。

        “……噗……”游矢内心有一大堆想要吐槽游吾的话,但为了游吾作为哥哥的最后的自尊,游矢还是忍住没有吐槽。


        晚餐就在游斗和游里的讨论声中开始。游矢最开始想象的晚餐是绝妙的汤、美味的肉排和漂亮的小糕点,但是游里所谓的“晚餐”——简直是灾难!汤虽然看上去很正常,喝着也还可以,但是游矢喝着喝着就看到一只小小的眼珠漂在汤面上,“那是青蛙眼哦~”游里如此解释;肉排太辣了,游矢尝了一小块就没有吃了;小糕点……底部长了四只脚……还能动的那种。
  
        坐在一旁游吾示意游矢,这些都还算是比较正常的。

        游矢突然心生同情,不想打游吾了。







「0」


        (故事开始之前)

        “把我请来又有何贵干?”游斗十分不耐烦地问。

        “哎~为什么要这么说啊~”游里露出各种意义上说都很和善的笑容,然后摆出游矢和游吾的画像,“我这次只想问你借只能飞的使魔,好搜集一下游吾君的材料呢~游斗这么无情的话我就生气了……”

        游斗的法杖尖端抵着游里的额头,“你敢。”

        “哎呀哎呀,真是可怕呢,我就借只能飞的使魔而已呢~!而且只是明天要用而已!”

        “……”,游斗收回自己法杖,“我也只有两只……”

        “我要琉璃!”说着,游里还露出一副人畜无害的微笑。游斗突然有种想用法杖直接把游里的头打穿,虽然这也不会伤害到对面作为恶魔——游里的性命。

        游斗无奈地叫出琉璃。


「0.5」


        因为把琉璃借给游里,所以游斗回家被隼盯了很久很久。

        于是第二天清早游斗就起来准备隐身法术跟着琉璃。游斗自觉运气不错,还撞到游吾游矢兄弟俩出门打水,这样游斗也能名正言顺的跟踪保护游矢了。

        游斗看到游吾在游矢面前说大话,特别、非常、很不爽,于是游斗故意施法让游吾摔到,还让游吾的水都撒出来,当然不忘给游矢施用避水术。之后游斗一直跟到两兄弟安全回家才放心回去。


「0.?」


        我叫啾啾,同时也是游吾和游矢母亲灵魂的一部分。

        在十几年前先后产下游吾和游矢后,我无意间听到村长的自言自语,我十分害怕,孩子他爸劝我还有两个孩子,我便放弃轻生的念头。后来,我找到一种将自己灵魂的一部分化成活物的魔法,但这件事不能告诉任何人,于是我历尽艰辛到达当时结界还不算强的巫师游斗的小屋。话说回来巫师游斗好像是很久以前不小心误食了什么神奇的物品,然后得到不死之身的?

        仪式开始前,我请求游斗,无论出现什么活物都请送到游矢身边。他答应了我。后来本体不知道跑到块地方了。然后我就以啾啾的身份照顾了游矢游吾十几年。后来我发现村长居然还有给全村植入寄生虫的想法,于是在游矢纠结要怎么找游吾时,我便扯着他去游斗那里。

        看到游矢和游斗相处的还很融洽,我感觉我应该没什么可以做的了,便离开了。

        虽然有的时候会赌气,但总体来说觉得游斗这孩子还挺稳重的,游矢交给他应该没问题。游吾是自己作死我也没有办法。
       

评论(7)
热度(23)

© 苏仔的童话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