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脑子被数学物理吃掉了,但还是希望自己能成为一个正常的人
(是个不会组织语言的文盲
经常出现“妄自菲薄,引喻失义”的事故请不要太在意(:з」∠)_)
19年高考结束之日,便是吾辈复活之时!(突然中二发言)

XYZ 召唤和灵摆召唤的未来【茄番】

注意(严肃.jpg
☆游斗是哥哥,游矢是妹妹| ᐕ)⁾⁾
☆是一篇不走心的圣诞(都过了)元旦贺文
☆是段子呢(副cp是甘蕉)



















1。金纸王冠  

      游矢小学的时候,美术老师为了鼓(吸)励(引)学生进行手工制作,说只要完成当天课堂老师布置的折纸任务,就会得到一张金灿灿的纸作为奖励。

      其实老师布置的折纸任务对游矢来说特别简单,不过因为有一大堆不擅长折纸但又想得到金纸奖励的同学请游矢帮忙,所以游矢完全没有折自己的那份的时间。

      “超级想拒绝他们啊……”在有美术课的某天,上学路上,游矢向闺蜜柚子抱怨着。

     “唔……要是游矢真的不想帮他们折纸,但是又不好意思说出口……”柚子抽出纸扇,纸扇划破空气,发出令人头皮发麻的声响,“我来帮你说吧!”

      “哦哦!那就拜托柚子了!”游矢觉得这好像可行。



     
       感谢柚子的阻拦,游矢很顺利的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也多折了份表达自己对柚子的感谢。这样,游矢终于拿到属于自己的金纸奖励。

     “话说啊,游矢这么想要金纸是想做什么呢?”柚子有些好奇地问。

      游矢停下用直尺测量金纸的边长的手,抬起头,露出笑容,“想做一个王冠送给哥哥当新年礼物!”
    
      “哦⊙∀⊙!是什么样子的王冠啊?”

      “那种一看就非常帅气的……嗯……总之很适合哥哥就是了!”游矢说完,又抽出一本草稿本,翻开一页给柚子看,“就是这样的感觉!”

      “哦⊙∀⊙!真的很帅气呢!话说一张金纸是不够用的吧!再加上我的吧!”

      “谢谢柚子了!”

      下午放学回家的路上,游斗看到游矢一路哼着歌,虽然不知道游矢为什么这么开心,但游斗的心情也被游矢传染,嘴角不为人知地上扬了几分。

      进到家的庭院,前面的游矢停了下来,转过身来,把精心制作的王冠拿了出来,并尽力递到游斗面前,“哥哥,新年快乐!”

      “……谢谢。”游斗暂时找不到其他语言,接过王冠,灰眸还是朝向游矢——游矢正好是背对着夕阳,略带婴儿肥的脸蛋显得朦胧,也模糊了樱桃红眼瞳充满的稚气,平日显现为叶绿色的头发也像撒上一层薄薄的金粉,金粉也在品红的头发间闪耀着。

      游斗张了张嘴,最后也吐出“新年快乐”的短句。

      “嗯……哥哥能把王冠戴到头上吗?”

      游斗顿了下,接着笑着理了理头发,把王冠卡在头发之间,“这样吗?”

      “嗯!”游矢猛地点点头。

      楼上的洋子看到事情发展的全部经过,感慨了一句兄妹感情真好啊,然后就打电话给以前在「女士组」的小伙伴们,约好时间去端别个混混的窝。

2。醋

      游胜带着四口人去参加同学时隔多年的元旦聚会。

      游胜和同学叙旧,洋子和同学的夫人讨论决斗时,游矢像是放回山的猴子,到处窜,刚开始游斗还跟在游矢后面。后来,洋子实在看不下去,就拉住游斗,让游斗随着游矢窜去,还叫游斗和邻座的女孩子交流一下(育儿心得)。

      游矢躲在不远的椅子后面,心想为什么哥哥还没来,然后她稍微探过头观察——看到游斗正在和头顶几根香蕉的小姐姐交谈——而且还很开心的样子!

      游矢莫名觉得心口闷闷的,这是游矢第一次感受到的情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接着,游矢小跑回游斗旁边站着。

      出于游斗教过的礼仪,游矢没有打断游斗和小姐姐的交谈,只是拉开椅子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然后开始思考人生。

      洋子看自己女儿回来了,以为她终于窜饿了,便问她要不要吃些什么。结果洋子看到女儿一脸严肃的问和游斗说话的小姐姐是谁。洋子意识到游矢的想法,刚想笑出来,就看到直直指向游斗和另外一位少女的紫粉色的残影,接着,头顶香蕉的少女被一只小甘蓝抱住了。接下来发生的事也有些超出洋子的认知。

      “游吾是我的傻姐姐,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请你不要打她的主意,你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小甘蓝非常冷静的吐出长句,抱着游吾的手也没有松开。

      游矢很生气,非常生气,特别生气。

      “你不可以这么对我哥哥说话!”游矢猛地跳下椅子,冲到游斗面前,正面对着小甘蓝。
  
      “游里。放开。”被称为游吾的小姐姐没有了之前和游斗交谈时的笑容,语调中也暗含着语句主人的愤怒,“以及向游斗道歉。”

      游里皱起樱花眉,不情愿的样子表现的淋漓尽致。

      最后在姐姐的逼迫下,游里还是不情不愿的道了歉,此时同学聚会也进入了尾声。游吾牵着游里的手向外走的时候,游里还朝游斗做了一个鬼脸,游矢气愤地回了个吐舌头。

       回家后,全家洗漱完已经接近零点。

      在游斗从浴室里出来前,游矢溜到游斗的房间,坐在滑轮凳上等游斗,她有话想对游斗说。
 
      门把手被轻轻扭动,游矢就盯着淡橙色的灯光形成的色块变大,看着正面淹没在阴影的游斗走进房间,摸开灯。

      “游矢?这么晚了还不睡?”

      “哥哥,”游矢跳下滑轮凳,“我有话要对你说。”

      “嗯?什么事,你说吧。”
  
      “哥哥你先蹲下来,”游矢在游斗半蹲下来后,迅速凑到游斗旁边,啄了下游斗的脸颊,“哥哥,我郑重的宣布,你以后就是我罩着的人了!”

      游斗看着游矢明显是模仿洋子的动作,内心像是刚刚举办了一场烟花表演,被啄的那块皮肤游斗也能很明确的感觉到炽热,游斗笑了出来,点了点头。
 
       就像之前游矢拿出霸王黑龙异色眼叛逆龙,游矢总是能做出游斗意料之外却很让他开心的事,今后也会这样吧,这对兄妹。
  
            END.








小混混:我们不要面子的吗,你们想端就端掉?(然后,被女士队胖揍了一顿)

评论(4)
热度(9)

© 苏仔的童话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