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要咸鱼翻身,但不知道要怎么做qwqqqq

空想森林(上)

今天跨年今天跨年今天跨年(←重要的事说三遍!)   

12点我来发下~

 

 

    (1)

「在我们走之后,游矢要在听到有人敲门才能出去,明白了吗?」

 

“唔……”游矢无心继续看手上这本书,抬起头,看着发出“滴滴答答”声响的古钟,接着赤红的眼瞳有些失望地看了一眼棕色的大门。

 

“下午三点,还是没有人……”游矢撇了撇嘴,合上书,将目光投向窗外。

 

自己已经在这间小房子待了几个月了啊……但是始终都没有人来敲门。

 

阳光很随意的洒下来,有一些不能穿过繁茂的树叶,便形成了婆娑的树荫。一阵风吹来,轻轻拂过树叶,于是,原本寂静无声的树叶随着风,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一道光通过窗户射进游矢房间,游矢不禁伸手到那片阳光照到的区域之内。

 

「好温暖……」此时游矢是这样想的,「好想出门去看看外面现在是什么样子呢。」

 

但是游矢自己明白,这是不可能的。

 

「因为游矢赤红的双眼呀,是负有诅咒的眼瞳。一旦与其他人的双眼相对视,对方就会变成石头。」游矢耳畔响起在他被送到这个房子时,父母说的话。

 

有些烦躁的将书放回书架,接着游矢猛地把窗帘拉上,将外界的阳光阻隔在这灰色的窗帘上。

 

「如果得不到,为什么还要去想啊。」像赌气一般,游矢奋力向自己的小床扑去。结果是游矢把自己的脸弄得很疼。但还是不会有人去关注他。

 

毕竟谁都不想变成石头,对吧?

 

时光如梭,四年就这样,在不断温暖的阳光、凉爽的雨滴和冰凉的雪花来到游矢的房间,最后又都消失这样平常的过去。

 

现在游矢也不会再去期待那棕色的门会响起,反正现在这样生活着,也挺好的。每当游矢闲的没事干的时候,就会有不同的书在窗台上出现,游矢便是靠着那些书度过无聊的日子的。

 

游矢也想过一个问题,这些书到底是谁送过来的。于是他便在晚上装睡,想看看到底是谁将书放在窗台。但是,每每到时针指向“10”的时候,游矢就突然觉得很困,眼皮不停地在打颤,然后他就很不情愿的睡着了。接着第二天便看到窗台被放的阵阵齐齐的书。以及书上鹅黄色的便签纸。

 

「好孩子是不会熬夜太晚的。」

 

“……”看着字体工整的句子,游矢已经不想再探究那个人是谁了。对方似乎并不想让自己知道“ta”是谁。

 

所以……

 

今天游矢也是很悠闲地泡好红茶,坐在书桌前享受这难有的下午时光。

 

“————”古钟弯曲怪异的时针针尖指向“3”,并发出有些渗人的钟鸣声,但是游矢只是将头抬起来,看了一眼它,又低下头来,继续只有自己一个人的下午茶会。

 

窗外阳光灿烂。也有照进游矢所在的房间里。

 

但是啊……好像已经没有“阳光”是能够照进游矢内心的房间了吧。

 

(2)

“游斗,这个实验品又有异常情况了,麻烦你再去送几本书去给他解解闷吧。”琉璃指着屏幕中,坐着在桌上喝茶的游矢,对游斗说道。

 

“好的。这次又是什么书?”说着,游斗便轻车熟路地穿戴好进入“怪物巢穴”的防护服。

 

“当然还是上司说的那些书。”琉璃对游斗说的话有些不太理解,毕竟,这些事他必须记住的东西。当然,不排除他忘记了这种可能。

 

“游斗是忘了吗?”琉璃在游斗出门的一瞬间,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游斗只是短暂性的停滞了几秒,关上了银色的门。

 

“明明只是一只‘半残次怪物’。”边走,游斗看着怀里镶着金边的书本哝哝自语道。“对他产生感情之类的……是不被允许的吧……”

 

如果忽略掉四周长相怪异的“怪物”,和让人头皮发麻的呻吟声,在这样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漫步在这片森林其实也是很不错的。

 

「但是就是这样美好的地方,为什么就被拿来做“人体实验”的残次品们居住的地方?」游斗有些不满地想着。

 

路途四周的“怪物”们逐渐减少直至没有,这提醒着游斗,他进来的原因。

 

那个对于他来说很不同寻常的“半残次怪物”。

 

「听说与他的双眼对视,会变成石头。这可真是像极了传说中的美杜莎。」游斗继续胡思乱想着。「不过,这份奇怪的感情是真的。」

 

「真的好像看看他的脸,也让他看到自己的脸。

 

哪怕变成石头也无所谓。」

 

在游斗出去后,琉璃知道现在这个时候她是没有事情可以做的,所以琉璃开始回想前几天的会议。接着琉璃嘴角向上弯起一个弧度。她想起上司单独对她说的话——关于自己和游斗的事。

 

「‘如果你是这样想的话。’因为带着黑色帽兜,所以根本看不清的脸的上司说着,‘也是可以的,毕竟两人是在一个地方。’

 

‘那真是太好了!’」

 

“那可真是个美好的一天,就像今天一样……”说着,琉璃情不自禁地把视线投向唯一的玻璃窗口,“哎?怎么了?是要下雨了吗?这里的天气应该没有这样随即的呀!”原本是万里无云的大晴天,但是现在却挤满了乌黑色的乌云。

 

“糟了!游斗还在里面!”

 

“要下雨了。”游矢轻轻放下简朴的茶杯,从桌子上跳了下来。接着,游矢又将窗户关好。这时古钟又发出“————”的声响。游矢继而又把视线投向这只钟。

 

「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只钟的声响好像越来越讨厌了。」游矢走向那只从一开始就在的古钟。「好想把它拆了但是拆了以后就不知道时间了。」游矢看着钟内来回摇摆的钟摆,想道。

 

游矢看着钟的玻璃上自己的双眼,那双自己又爱又恨的双眼。

 

不过,看到镜面里的自己,那么自己又为什么不会变成石头呢?

 

游矢摇了摇头,甩开这些奇怪的念头。随后,一张鹅黄色的便签纸飘了下来。游矢便伸手抓住了它。

 

「你相信吗?

 

今天你就可以出来了。」

 

“哗啦——”开始下雨了。就像有顽皮的小孩用盆子接满,然后一举倒下那样。游斗不得不躲在一棵还算是比较大的树下。

 

但是他心里清楚,这里不能多太久。

 

「那些喜雨的“残次怪物”,此时也真是他们最活跃的时候。特别是那些带电的。希望他们不会到这里来……」游斗为自己祈祷着

 

但是,根据墨菲定律,那些带着电的“残次怪物”真的违背了游斗的意愿。

 

“滋啦滋啦——滋啦滋啦——”

 

「该死的!」游斗赶紧朝自己的目的地跑去,那个绝对不会有任何其他“怪物”存在的地方。

 

“我今天可以出去?”游矢看着手里的便签纸,自问道,“这是不可能的吧。有四年了吧,我都没有看到任何生物啊!”

 

游矢将便签纸翻了一个面,想把它扔了,但是他又看到了一句话。

 

「是真的。」

 

在慌不择路的时候,即使是去最曲折的路,在困境中的人都会沿着这条路走下去。

 

在确定自己的确是在朝目的地赶,但是是不能通向窗户的一条路时,游斗没有觉得一点“这好像有些不妙”反而有些兴奋。

 

游斗的脑中突然有了一个想法——去敲游矢的门。

 

「我想实现这个愿望。」游斗不断地给自己鼓劲,「上面的这个实验不是失败了吗,那应该这种可怕的效果早就没了,只是上面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己干了这种可怕的实验。」

 

“哐哐——哐哐——”就在游矢看着便签纸发愣的时候,本来就没想到会响起来的门就这么响了起来。这让游矢有些不知所措了。

 

“哐哐——哐哐——”将手放在冰凉的门把手上,游矢觉得自己全身都在发颤。

 

“咯吱~”许久没有移动过的门此时发出愉悦的声音,仿佛在给游矢欢呼。

 

看着眼前的人,游矢一阵语塞,不知要说些什么,只是将那人怀中尚还干着的书抱了过来,放在书桌上。

 

“嗯……你好,榊游矢,我叫游斗。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是我已经认识你很久了。”游矢听到对方说的话,有些惊异的抬起头,看着这个浑身除了胸口那处几乎全湿了的人。

 

“啊,你好,游斗桑。”游矢有些紧张,“不用叫的那么正式。叫我游矢就好了。”

 

“那好,游矢,”游斗说道,“我们一起出去吧,去看看外面的景色。”

 

“哎!?可是我的眼睛……”游矢还没有说完,便看到游斗将暗色的头盔摘了下来。深邃的灰色双眸深处仿佛有一个漩涡,将游矢紧紧地吸引着。

 

“看。”游斗微笑道,“我没有变成石头。”

 

“所以,那些说游矢的眼睛附有诅咒是骗人的话。”接着,游斗向游矢伸出手来,“走吧。”

 

游矢将手轻轻搭在上面,回应道,“嗯!”

 

看着昏睡在椅子上的琉璃,被她当成最好的“上司”的人,依然带着黑色的帽兜,看不清“ta”的脸。

 

(3)

“游矢。”游斗随手从黑色的衣服撕下一条布条,“先把这个缠上吧,一路上会有些奇怪的东西,游矢还是不知道的好。”

 

“嗯……但是,为什么啊……”眼前不再映照着对方的脸,黑暗让游矢心里感到一阵恐惧,就像当初被父母送到这里来一样……

 

好像……还有点别的……

 

「请你一定要救救我们这病态的感情。」

 

一句话在游矢脑内一闪而过。

 

“游矢?怎么了?是不太习惯这样被缠着眼睛吗?”游斗见游矢有些不对劲,有些担心。

 

“啊……没什么,只是脑袋有点乱。”游矢觉得刚才的话一定是自己以前看的书里的一句话,便没有说出来。

 

“这样就好。”接着,游斗握住游矢的手,“接下来游矢要跟紧我。”

 

“没问题!”

 

雨此时下得比之前小了一点,但是有了之前大雨的基础,又加上这里的地理条件,使得地面非常湿滑。如果是游斗自己一个人走这样的路也无所谓,但是又游矢就不一样了。由于体质因素,所以游斗不得不放慢了速度。

 

“游斗……我是不是走的很慢……”虽然游矢的双眼被布条缠着,看不清什么,但是他的感官却变得很敏感

 

    “没事的,游矢。”游斗安慰性地摸了摸游矢柔软的头发。

 

把琉璃转移到她哥哥的手里后,带着黑色帽兜的上司又回到监控室内。

 

「要是我也有你一样勇敢就好了。」象征性地拉了拉黑色的帽兜,灰色的眸子盯着彩色屏幕里的两人。

 

“榊大人,请问还要准备些什么吗?”调律之魔法师有些担心地看着仅仅带着一副卡组和决斗盘的人。

 

“是的~”被问到的人不以为然的微笑道,“我去的地方又不会有人会对我有伤害啊。”

 

“嗯……那么榊大人走好!”

 

眼前是非常熟悉的门。虽然它隐藏在绿茸茸的草丛下,但是游斗还是能十分熟悉的找到门所在的位置,并打开它。

 

「不知道琉璃见到游矢会怎么样啊……」游斗看着缓缓移动的门,心里不知为什么有些不安,是一种说不出的不安。

 

“!”看到监控室内戴着黑色帽兜的上司,虽说有预料这种情况,但是游斗在那一刻还是慌了。

 

“?游斗怎么了?”游矢问道

 

“情况有点不妙……”游斗转过头来,“是我的上司。”

 

但是游斗并没有发现对面稳坐在座椅上的上司,在游矢喊出“游斗”的时候,也将头转了过来,又发现这个称呼并不是在叫ta,在游斗发觉前把视线转移了。

 

“所以,游斗。”即使有白炽灯耀眼的光,还是无法照亮黑色帽兜下的脸,“你是想把试验品带走吗?你应该明白的,这个试验品只生活了四年。这只相当正常人类的幼儿时期。所以他的身体素质是很差的,你这样不负责任的将他带出去,只是会害了他。”

 

“我知道的。”游斗摇摇头,“我知道我的决定在你们的眼里不过只是些不成熟的表现。”

“但是我也有自己的想法。而且你们做这些实验的时候……”

 

“够了!”对面戴着黑色帽兜的人奋力按下不知何时掏出的遥控器的一个按钮,紧接着,游斗的四肢就被白色的机械手臂束缚住。

 

“真是无礼的言论啊!你又懂些什么!?”被称作上司的人恼怒地冲游斗吼去。

 

“我不太明白为什么你会因为游斗的话而生气。”一直在旁边缄默无言的游矢说道,“从我的角度上,也是这样的。”

 

“你应该是有让你感到烦心的事吧。”游矢说道,“这样把自己的怒火发泄到别人身上,有什么好的吗?”

 

戴着黑色帽兜的人一阵恍惚,觉得自己好像回到很久以前。

 

「游斗,我的眼睛好疼。」

 

“好吧。”黑色帽兜下的声音逐渐缓和,也把吊在机械手臂上的游斗放了下来,“事先说明。你们出去以后会怎么样,我是完全不清楚的。”

 

“这是通行的凭证。”一条项链缀有一颗蓝色的宝石,就这样轻易地落入游斗手里。让他有一种一切都结束了的感觉,然而……

 

(4)

“找到了~游斗怎么到处乱跑呢?害的我好一阵苦找呢!”机械门打开了,但不是同向森林的门,而是同向外面世界的门。门边的是一个与站在游斗旁边的游矢长得一模一样的人。

 

“……”

 

“哎呀,原来是有客人啊!真是不好意思呐~”有着番茄色头发的少年讪笑道,“不过呀,游斗你把我送给你的礼物放出去是什么意思?”

 

“什……什么?”听到这句话,游矢被吓得不轻。

 

“啊啊,好羡慕啊。”双眼戴着一个奇怪仪器的人走到游矢面前继续说道,“明明有一双明亮的双眼啊,为什么要把它们隐藏起来呢?”说着,便动手去解缠在游矢双眼上的布条。

 

“住手!”游斗捉住那人的双手。

 

“……没事。”游矢说着,便自己解下布条。突然的光亮让游矢有些不适应。微眯着赤红色的眼睛。在渐渐适应光明后,于是游矢完全睁开了双眼。

 

“说起来,我以前也是有着一双很漂亮的眼睛的。不过游斗你给他们其这些名字是有什么意味吗?竟然和我们俩的名字一样啊。”戴着奇怪仪器的人将双臂从游斗那挣脱出来。

 

雨后,阳光好似比之前的还要亮一些,像是上午和下午颠倒过来一样。

 

但是这是不可能的。

 

“游斗你还是太善良了。”戴着奇怪仪器的人说道,“有的时候游斗如果不能狠心一点的话……”那人没有继续说下去,只是有些顽皮弹了眼睛上的仪器一下。

 

“……游矢,这对他们也不公平。”

 

“我才不管这么多哦~我会培育出最厉害的‘怪物’,然后去报复那些伤害过我,当然还有你,那些人~”青年挂着可爱的微笑,但是却透着一股寒气。

 

“游斗你会帮我吧?”

 

评论
热度(10)

© 苏仔的童话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