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要咸鱼翻身,但不知道要怎么做qwqqqq

空想森林(下)

我来发下啦~

其实结局我觉得挺好的,嗯(⊙v⊙)嗯

     

       

(5)

“游矢……游矢……”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游矢第一反应便是睁开双眼。但是眼前一片漆黑,游矢心里有点慌了,不过在伸手去摸自己的双眼,确定只是被绷带绑住之后便松了一口。接着,游矢开始寻找那个声音的来源。

 

“有谁在吗?”四肢都没有被什么绳子之类的条形物束缚,是可以自由活动的。但因为眼睛被绷带绑着,所以不能确定四周的情况。对四周环境完全的陌生使得游矢现在不敢轻举妄动,但他又想去找那个声音的主人。

 

「好像是游斗吧……不过他的声音听起来怎么这么虚弱?」游矢一想到这,突然害怕起来,游斗是他在“记忆”里最熟悉的人了,要是……

 

“是游斗吗?”

 

“没事的,游矢……”像是几天没有喝水一样,游斗的嗓子异常的沙哑,“我就在你左边几米的地方,放心,我没事的。”

 

得知游斗并无大碍,游矢心里的一块大石头也算落了地。接着,游矢便按照游斗说的方向,一厘米一厘米的朝游斗挪去。

 

“游矢。”看着越来越近的游矢,游斗说道,“你能帮我一件事吗?”

 

“什么事?”游矢愣了一下,移动的动作也停止了。

 

“帮我把这个手铐解开吧。”说着,游斗摇了摇被束缚的双手。银白色的金属随着游斗的动作,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

 

“哦,我还以为是什么事呢。”游矢微笑道,“如果只是解锁的话,即使没有双眼我还是可以的。”

 

“不过在帮游斗解锁之后,也请游斗帮我把绷带取下来。这些绷带让我的眼睛真的很难受。”

 

 

“不……”带着黑色帽兜的人十分坚决地摇了摇头,“这样没有任何意义的,游矢。就算你复仇成功了,你不会开心,我也不会快乐。你这样这是会增加伤心痛苦的人数。”

 

“是吗?”并没有对对方说的话感到吃惊,眼睛上戴着怪异仪器的青年的嘴角反而向上翘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接着,他做出了一个让带着黑色帽兜人十分惊讶的事。

 

“……”看着离自己的距离已经进到一种连对方汗毛都都看的一清二楚的人,即使脸被隐藏在黑色帽兜下,还是能明显看到诡异的苹果红。

 

番茄色头发的青年得意的笑了,他得意洋洋地堵住了对方的唇。

 

 

“游斗,你知道附近有什么能比较容易的取水的地方吗?”四周静的可怕,除了墨绿的树木林,还有正在行走的游矢和游斗,就没有其他的活物了。游矢现在想好好休息一下,以及让游斗喝点水。

 

游斗张开了嘴,但是说了一会发现自己的嗓子已经不能发出任何声音时,游斗无可奈何地看着游矢。

 

“嗯……游斗应该知道路吧!”看到对方点点头,游矢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那么就请游斗带路啦!”

 

不过游矢又看到游斗有些为难的表情,开玩笑似地问道,“不会就是原来我呆的地方还有监控室吧?”但看到游斗突然黑了的脸,游矢现在咬断自己舌头的心都有了。

 

“那我们先回那个房子吧。”游矢讪笑道,“好歹还能休息会。”

 

回到记忆最开始的地方,游矢一阵恍惚,如果没有游斗在身边,自己一定会认为都只是一个过分真实的梦罢了。

 

“那么接下来要怎么办?”喝过水之后,游斗的嗓子虽然还是很沙哑,但比之前的好很多。

 

“那个啊……我也不清楚啊,难道要我们直接从监控室横穿过去吗?”

 

看到游矢非常纠结的样子,游斗觉得游矢很可爱,不过他觉得如果直接说出来会很伤对方的自尊,并且很少见游矢这样认真的思考……

 

“游斗你在想什么这么入神?”游矢看着痛苦憋笑的游斗。

 

“没什么。”游斗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说出来的好。

“只是想到一个逃出去的好地方。”

 

“是哪?”赤红色的双瞳像通电的小灯泡一样,亮了。

 

“是我和琉璃发现的一个‘秘密通道’……”

 

 

“他们一定会从那个‘秘密基地’出来。”番茄色头发的青年理了理自己刚刚被弄乱的衣服,说道,“我记得,那是用来防备仇敌才挖的。”

 

戴着黑色帽兜的人知道对方素来都把自己了解透顶,但是自己也十分了解对方。他知道青年的意思,“那些‘残次品’已经被清理了。”

 

青年露出一副十分高兴的样子,实际上也确实很高兴,“果然游斗最了解我了~那么我先去准备啦~”

 

直到确定番茄色头发的青年不会回来时,黑色的帽兜被它的主人摘下。灰色的眸子里布满了歉意。

 

“抱歉啊游矢。”灰色眸子的主人喃喃自语,“果然我还是不认同这样去做啊,他们与我们是不同路线上的……”

 

 

在游矢和游斗正在收拾要带走的东西时,那扇不应该有敲门声响起的门,此时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游矢游斗面面相觑,都不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突然,响起来钥匙转动的声响,厚重的门也就这样轻易地被打开。在门后面的,是游斗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只是对方明显比游斗年长些。

 

“赶紧收回自己想要从‘秘密通道’走的想法吧。”灰色眸子一见到他们就露出十分可怖的目光,像是见到什么不可思议的怪物一样,“游……我的同伴已经在那里守着你们了,你们就这样去的话,只是自投罗网罢了!”

 

“我们要怎么相信你?”游斗将游矢护在身后,同样的灰色眸子却露出与前面截然不同的目光,那目光里充满对对面的人的不信任。

 

“如果你们不相信我……”游斗的反问让对方的情绪冷静了下来,他又重新戴上了黑色的帽兜,“那我就走在你们的前面好了。”

 

 

“怎么还不来啊~”有些无趣地看着调律之魔法师的催他回家的短讯,索性将手机关机,拿出自己的决斗盘,将卡组插入,随着“叮”的一声,决斗盘散发出七彩的光芒,它的主人在光芒的照耀下,显得有些朦胧,像是下一秒就可能会消失。

 

“就在前面了,你们还是快点。”青年听到传来的声音,突然有一些难过。

 

“游斗……你背叛了我……”

 

黑色帽兜的主人知道,自己这样做可能会让一切更糟糕,但是他还是想试一试。他不愿意相信青年已经发生了质的改变。

 

但是当他看到正在冲他们冷笑的青年时,他耳边响起来诺恩斯女神的嘲笑。嘲笑他的天真和白痴。

 

「连本人都承认过了,过去的他已经死了。」

 

“游斗呀,我从来没有想过你会背叛我啊……”决斗盘闪烁着明亮的光,但是单凭这些光,就只能照亮到双瞳,那双殷红的,被血染红的双眼。

 

“你的眼睛……”黑色帽兜的主人吃惊的看着对方。

 

(6)

“安心安心吧~”青年轻笑道,“它们不是早已被刺穿了吗?”

 

“什么啊……”游矢对这两个人的对话感到奇怪,同时感到一股悲伤。

 

青年继续说着,“如果连你都这样的话,那么这个世界我还有什么留恋的呢……”游矢注视着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觉得自己在照镜子,感到一阵迷茫。

 

「为什么要离开呀……」游矢脑海中闪过这句话后,便失去了意识。

 

 

“游矢!”游斗吃惊的看着不知何时出现的时读,双手正死死地掐在游矢白嫩的脖子上。在冲向番茄色头发青年那里之前,游斗被黑色帽兜的主人阻止了。

 

“你这样只会让游矢死的更快。”

 

“那你就说出一个完美的计划啊!”游斗几乎都是吼出来的,他感到不可思议,为什么这个带着黑色帽兜的人这么胆小怕事。

 

“嘭。”

 

是枪声。但是枪的指向并不是游斗,而是……那个番茄头发的青年。

 

时读随着枪声的终结,也消失了,游矢重重的摔在地上。游斗在跑去扶游矢前,他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像“啪嗒”这样水滴打在地上的声音。

 

(7)

“你们快走吧。”黑色帽兜的主人抱着青年,站在一个类似操控仪器的一旁。

 

“你不和我们一起走吗?”刚刚恢复意识的游矢现在还不能自己站立,只能靠背游斗扶着才能站立或行走。

 

“不行啊,我要和他在一起啊。”黑色帽兜的主人挤出一丝笑容。

 

 

“进行毁灭的倒数,10,9,8……”带着黑色帽兜的人就抱着番茄色头发的青年,坐在操作仪器旁边。他将自己的唇覆盖在对方的唇上。

 

 

游矢和游斗被爆炸的气浪掀翻在地。他们并没有感觉到身体上的疼痛,因为他们的心的甜蜜可以替代它们。

 

“游斗,我们要带他们的一份,好好的活下去。”游矢莞尔。

 

微风拂过这片“怪物森林”,墨绿色的叶子互相碰撞,形成窸窸窣窣的响声。微风突然发现这片“怪物森林”与平常有些不一样。

 

有棵树上开了两朵花,一朵暗紫色,一朵赤红色。

评论(17)
热度(8)

© 苏仔的童话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