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要咸鱼翻身,但不知道要怎么做qwqqqq

坚定的锡兵(茄番)

我看完原作我就大喊我要改结局。(结局太悲伤。)
以及为我上个星期发神经作死做的补偿。








































 
 






 
















         
    从前有二十五个锡兵,他们都是兄弟,因为他们是由同一把旧的锡汤勺铸出来的。他们肩上扛着枪,眼睛笔直地看着前面,穿着漂亮的军服,一半是红的,一半是蓝的。           
   
    他们在这个世界上听到的第一句话是“锡兵”,这是他们躺在一个盒子里,一个小男孩打开盒盖后高兴地拍着双手说出来的。他们被送给他作为生日礼物,小男孩站在桌子旁边把他们一个一个立起来。这些锡兵虽然穿着相同,但是他们有着自己面容,这可见铸造者的用心。其中一个锡兵,铸造他的人特意给他起来一个名字——游斗,毕竟他太特别了——他只有一条腿。游斗是最后一个被铸出来的,融化的锡不够用了,于是让他用一条腿稳稳站住,这就使他更加显眼了。           
    锡兵们站着的桌子上还摆满了别的玩具,但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座纸做的美丽小宫殿。透过小窗户可以看到里面的那些房间。宫殿前面有一些小树围着一面镜子,它就代表一个清澈的湖泊。几只蜡做的天鹅在湖上游着,它们的影子倒映在湖水里。          
   
    这一切都非常的好看,但这都不如站在宫殿开着的门口的那个男孩子。他也是用纸做的,白色的披风与他红绿色的头发形成巨大的反差。这是小男孩的姐姐送给他的礼物,说是一位舞蹈家,她还顺便给这个纸人起了一个名字——榊游矢。小男孩的姐姐是个富有想象力的人,所以游矢被做成正在把腿抬得高高的动作,以至于游斗看不见他的另一条腿,以为游矢和他一样只有一条腿。         
   
    “或许我们能有更多的话题可谈,”游斗想,“但是他太脆弱了,一个人在那么大的地方,而我还有二十四的兄弟,他不会乐意过来的。不过我还是必须试试看和他相识。”于是他在桌上一个鼻烟盒后面平躺下来,好看到游矢,游矢继续用一条腿站着而不失去平衡。          
   
    等到天晚了,其他锡兵都放进了盒子,那一家人也上床去睡了。这时候玩偶们就开始互相玩他们自己的游戏,串门,打仗,开舞会。锡兵们在盒子里也吵闹起来,他们也想出去跟大家一起玩,但是打不开盒盖。那些核桃钳子玩跳背游戏,铅笔在桌子上蹦蹦跳跳,吵得那么厉害。金丝雀给吵醒了开始说话,而且出口成诗。只有游斗和游矢在原地一动不动。游矢竖着脚尖站着,双臂张开,用一条腿站着,和锡兵游斗用一条腿站得同样稳。游斗灰色的眸子连一瞬也没有离开过他。         
   
    钟敲十二点,鼻烟盒的盖子砰地打开;但是跳上来的不是鼻烟,而是一个黑色的小妖精;因为这鼻烟盒是个叫人吓一跳的玩具。        
     
     “锡兵,”小妖精说,“不要指望不属于你的东西。”          
   
    但是游斗假装没有听见他的话。          
   
    “很好,那就等到明天吧。”小妖精说。        
  
    第二天早晨,孩子们进来,把游斗放在窗口。好,也不知道是小妖精干的,还是风吹的,窗子一下子打开,游斗倒栽葱从三楼落到了下面的街上。跌得可厉害了,因为是头朝下跌得,他的军盔和刺刀插在铺石的缝间,那条独腿朝天。      
   
    女仆和那小男孩马上下楼来找他,但是哪儿也看不见他,虽然有一次他们险些踩到游斗身上。如果他叫一声“我在这里”就好了,但游斗毕竟只是个锡兵,喊不出救命。       
     
    紧接着就下起倾盆大雨。那男孩和女仆没有办法先回去了。雨后,恰巧有两个男孩走过,其中一个说:“瞧,这儿有个锡兵。他该有条船坐着航行。”      
   
    于是他们用一张报纸折成了一条船,把游斗放进去,让他顺着水沟航行,两个男孩在旁边跟着他走,一路拍手。哦!水沟里浪头多么大啊!毕竟刚才的雨是那么的大。纸船一上一下地簸动着,有时转得那么急,弄得游斗的头都昏了起来。可是他立的很稳,面色一点也不变;他肩上扛着枪,眼睛直直地向前看。忽然这条船流进一条很长很宽的下水道里去了。四周是一片漆黑,就像他回到他原来的盒子里,只是没有他的二十四个兄弟。     

     游斗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会流到这种地方,他想这肯定和那个小妖精有关。如果那个人也坐在这条船里的话,就算再黑他也无所畏惧。      
   
    这时候一只住在下水道里的大耗子来了。耗子冲着游斗大喊:“你有通行证吗?”耗子接着问,“把你的通行证拿出来!”   
     
    可是游斗一句话也没有回答,只是更紧地握紧自己的枪。这条船继续往前急驶,耗子仍在后面跟着。看他张牙舞爪的样子!他冲着干草和木屑大喊:“抓住他!抓住他!他没有留下过路钱!他没有拿出通行证!”       
   
    可是这激流非常湍急。在下水道尽头的地方,游斗已经可以看得见前面的阳光了。不过他又听到一阵喧闹的声音,那是任何胆大的人都会被吓到的,想想看吧:在下水道尽头的地方,水流冲进一条宽大的运河里去了。这对于他来说是非常危险的,这正如我们被巨大的瀑布冲下去一样。      
   
    船要下沉了。直立着的锡兵全身浸在水里,纸船逐渐散开。这时游斗想起他再也看不到的舞蹈家,他的耳边响起这样的话:
    冲啊,冲啊,你这战士,
   
    你的出路只有一死!

    没有什么方法能够阻止船的下沉,水没过游斗的头部。忽然之间,游斗感觉到自己被一条鱼吞下。那比下水道更加黑,也更加窄。那条鱼猛地挣扎了几下,就安静下来。接着,一道像闪电似的光射进它的身体,阳光照的很亮,同时有一个人在大喊:“锡兵!”原来这条鱼已经被捉住,送往市场卖掉,带进了厨房,而且女仆已经用一把菜刀把鱼破开了,她用两个手指把游斗拦腰掐住,拿到客厅来,大家都要看这位在鱼腹里作了一番旅行的了不起的人物。不过游斗一点也没有显出骄傲的样子。他们把他放在桌子上。
   
    这世上不可思议的事情还真多!游斗又回到他原来的房间!他看到以前的孩子,他看到桌上以前的玩具,他看到那座美丽的宫殿和舞蹈家。他仍然立着一条腿 ,另一条腿仍然高高地跷在空中。他们两互相望着,但是谁也没有说话。
 
    正当此时,那个男孩把鼻烟盒扔到窗外,并把锡兵游斗放在舞蹈家游矢的旁边,“你有这样危险的经历,你应当和游矢放在一起。瞧!你们两多陪啊!”
       
   
   
    “嗯……你好,我叫游斗,是一个锡兵。”
   
    “你好!游斗。我叫榊游矢,是个舞蹈家,很高兴认识你!”
     
    
     
      
     
        
        
       
  

 












这是一个好结局。(๑`灬´๑)以及请原谅我上个星期的脑抽!

评论(2)
热度(10)

© 苏仔的童话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