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要咸鱼翻身,但不知道要怎么做qwqqqq

西边的仓库(上)

看着外公外婆看守的阴森仓库,想出了这个故事。
我想写点温暖一些的文章。格式改变注意,文风略有改变。
写了几天才写完上篇。。。(笑哭😂)
    
   
  
 
 

 

 

        清晨,阳光一如往常照亮了一切它能够照亮的事物。一复一日,年复一年。这种平庸、无趣的阳光使得坐在木椅上的游矢倍感无聊,他开始后悔答应妈妈到外公外婆家来。没有WiFi流量手机连块砖都不如;外公外婆家的电视只能收到几个台的信号,而且都不是游矢看的下去的节目;本来想逗家里的小狗的,但因为妈妈想要给小狗剪一个富有个性的毛……看到之后就没有什么想逗的欲望了;因为看门狗太凶了,所以游矢不敢靠近。
        外婆抱着那只毫无美感的狗,说:“游矢可以到仓库那边逛一下哦。”
        “但要注意不要到西边的仓库呢。”末了,外婆又加上了一句。
        游矢顺着外婆指的方向望去,西边的仓库口停着一辆白色的面包车,只有两侧有几十厘米的空隙能让人穿过。白色面包车背后透出与外面温暖不同的阴森。
        鬼才去那里。
    
     
   
        仓库一般是放置着婴儿玩具、无聊的工艺品、看着就没什么太大用处的电器等等,而且无论是什么,都被包裹着一层厚厚的塑料纸。逛了不过一会,游矢觉得胸有点闷、头有点晕,于是就走出了仓库。
        上午的阳光照射在外公外婆种在仓库周围的小黄瓜上。看到一根合适的,游矢便毫无犹豫的摘下那根黄瓜,并拿到水池那里冲洗。
        “好无聊啊!等会要干什么才能打发时间啊?”游矢甩了甩手上和小黄瓜上的水,愤懑地咬了黄瓜一口。慢慢咀嚼着黄瓜,清凉的汁水从嘴部缓缓滑到肠胃,使得游矢得到短暂的清凉。
        要不去西边的仓库看看吧。
        这样的念头也在此时突然出现。但外婆的忠告又让游矢有些退缩,而且那边阴森的环境也是让人头皮发麻。可是少年特有的好奇心又让游矢向往西边的仓库,毕竟什么都没有也是可能的,而且世界上是没有鬼啊什么的。
        风把大门吹开,大门碰到菜圃栏杆发出叮叮当当的声响。游矢用嘴咬住吃到一半的黄瓜,匆忙地绑好拴住一边门的绳子,外公同时也在绑另一边的门。
        “帮大忙了,游矢。”说完,外公就拧开瓶盖子,猛的喝了一大口茶……然后被呛到了。游矢连忙咽下最后一口黄瓜,去拍外公的背,即使游矢并不理解为什么要这样做。但这种方法很有效,过了一会,外公不再咳嗽。
        游矢长呼一口气。想起对西边的仓库的疑问,“那个,虽然现在问不太适宜……嗯……那个,西边的仓库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为什么外婆叫我不要去?”
        “仓库?哪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如果游矢无聊可以去逛一逛的。”外公十分豪迈地说,“不过有的仓库灯泡坏了,有点黑而已。哦,对了,这把钥匙给你,有些仓库门是锁着的,用它可以打开。”
        “啊,谢谢外公。”
        “别玩太久,记得回来吃午饭。”
     
      
         
        哎,所以外婆果然是骗我的?不过也是,怎么会有这种东西存在呢。
        站在白色面包车前面的游矢这样想。接着,他从面包车与墙壁之间的空隙窜了过去。
   
   
   
        木质的墙壁上用红色的喷漆写着“禁止烟火”,墙壁上没有通向两边的仓库的门,通道直直的指向最终的目的地——西边的仓库。
        凉凉的风拂过游矢的双颊,扬起暗绿色的刘海,后脑的红发也随之摇动。
        这风不像游矢以前看的电影中的阴风,营造阴森可怖的环境,让人害怕,游矢反而觉得这风是在欢迎自己。不过这样的感觉也很可怕呢。
        大概是自己的错觉吧。
        走到尽头,首先看到的,像是从天空长下来的常青藤。密集的常青藤形成了天然的“帘幕”,严严实实地遮住了常青藤之后的仓库。游矢轻轻掀开绿色帘幕,暗紫色的葡萄就挂在游矢面前。一粒粒圆润饱满的葡萄一看就是上品,但想着葡萄是应该是别人家的,所以游矢没有去摘那串葡萄,而是继续向深处前行。
        西边的仓库被葡萄藤埋在底部,门上也或多或少的被葡萄藤遮住;门了斑驳的印记向来人展示已经很久没有人光临此地;葡萄藤上除了常青藤那里结着一串暗紫色的葡萄,其他串的葡萄都是青绿色的。
        不会有什么葡萄妖精出来吧?
        就在这时,有只手伸了过来,拍了拍游矢的肩膀。
         游矢被浑身像是被电击一样,不停地颤抖,并瞬间喊出超过100dB的声音,“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那只手的主人被游矢突然爆发出来的声音吓到,然后手的主人把游矢转了个圈,使得游矢的脸面对自己,“我不是坏人。”
        “……”游矢亮红色的眼瞳开始充满了害怕,但是当他确定对面的人不会伤害自己时,亮红色的眼睛里又迸发出好奇的光,“那个……你是葡萄妖精吗?”
        刚才吓到游矢的人,有着和那串十分突兀的葡萄一样暗紫色的眸子;额上的刘海是比眸子稍浅的蓝紫色。他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游矢的问题,“呃……我不是葡萄妖精,我叫游斗。”
        “哎?可是游斗眼睛的颜色和那串葡萄好相似。”游矢莫名感到失望,然后反应过来应该告诉对方名字,“啊,对了,我叫榊游矢,叫我游矢就好。对不起,刚刚把你认成葡萄妖精了。”
        游斗见游矢这样,笑着说:“我才是,刚刚把你吓到了真是对不起。”
        “不过话说回来,游斗你长得和我好像呢!难道游斗是我的表亲,然后父母把游斗送到外公外婆家来,是这样吗?”游矢亮红色的眼睛开始不断的冒出小星星。
        这样的话就有人陪我了!
        “嗯……”游斗顿了一下,回答:“可以这样理解。”
        “那太好啦!”游矢听到这话兴奋地抱住了游斗,“有两个人的话外公外婆一定会同意让我们出去玩的!”
        “是这样……呢。”游斗忍住了自己想伸手去摸游矢头发的冲动。
        于是乎游矢和游斗就一起离开了西边的仓库。游矢因为从天而降的玩伴,所以忽视了刚进来时看到的暗紫色葡萄不见了。
    
   
    
        “出去玩?哎呀,午饭已经好了,等吃完午饭之后再出去吧。”外婆把最后一点番茄炒蛋用锅铲铲到白瓷盘中,“游矢游斗快点帮忙把这些菜端出去。”
        午饭的时候,游矢表现的与之前完全不一样,原本一碗饭要磨一个小时的,但是现在为了和游斗出去玩,才过了十分钟,游矢就已经吃完了。游斗似乎不喜欢吃饭,所以要的比较少,也三下五除二的吃完了碗里的饭。接着,二人把自己的碗放到洗水池,并洗干净,然后就和外公外婆道别,出门去玩了。
        外婆叮嘱道:“在外面玩小心一点,记得在天黑之前回来哦!”
        “好的,我们知道了。”
   
    
      
        游斗盯着在前面走着的游矢问道:“游矢,我们要去哪里?”
        “河边街!那里有很多小游戏可以参与,玩累了还可以看看河休息一下。如果能和渔夫商量一下,还能乘他们的船到河中心钓鱼!”游矢兴高采烈地介绍着河边街的一切,还伴随着几个动作方便解释。游斗在后面听着,时不时提几个关于河边街的问题。
        “游矢,为什么外公外婆不让你独自一人来河边街呢?”游斗不解地问道。
        游矢停下讲解用的动作,回答:“大概是怕我掉到河里了吧,或者被拐走?我不是很清楚。”
        “这样啊……”之后游斗喃喃自语的说了一些什么,但是游矢没有听清楚。

        河边街很快就到了。

        下午,商贩们要么在聊天,要么用书盖住自己的脸睡觉。风车因为没有丝毫风的缘故,所以都是静止的;红、灰黑、花色的金鱼都在水缸的水层表面,希望能呼吸到更多的氧气;苹果糖表面的冰糖反射着太阳光,显得它一面光亮,而另一面灰暗。此时河边街除了游矢和游斗,没有其他客人。
        看到空荡荡的河边街,游矢觉得有些尴尬,像是在自我解释一样说:“如果是在庆典的时候,河边街会更加热闹。”
        看着愈来愈低的绿色呆毛,游斗像是抒发自己内心情愫又像是安慰游矢,“没有多少人还好些啊,这样就可以节省很多排队的时间了。”
        “说的也是呢,那么游斗你想玩什么?”
        “钓鱼。( ̄︶ ̄)”
        游矢点点头,然后带着游斗到一个临近的小店。店铺老板看到有人光临,便殷勤地搬来两个小塑料凳椅,顺带两根小鱼竿一个塑料小盆。
        在游斗的帮助之下,游矢成功钓上一条浑身通红的金鱼。红色的金鱼在灰黑色金鱼群里显得格外引人瞩目。
       
T.B.C

评论(2)
热度(9)

© 苏仔的童话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