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要咸鱼翻身,但不知道要怎么做qwqqqq

灵异事件·一 (甘蕉)

嘛嘛,以前听寝室同学说的鬼故事,中考前不知道想起这个,然后引发了一个脑洞。。。
人物ooc严重,可能会有bug。(欢迎抓虫!)
(添油加醋的加了很多其他的奇怪故事情节。并不知道这种植物是不是叫“食虫草”……)
      
    
     
        我是游吾,是一名17岁的独居男性。本来有一个兄弟和我一起住,他叫游里,但几年前死于车祸。因为是住在一起,所以游里没有什么遗物,只有一盆长得很旺盛的食虫草。(他是这样叫的。)虽然每天还要照顾一盆植物很麻烦,但想到这是游里来过这个世界的标志,没有它自己可能会觉得游里的存在只是一场逼真的梦,所以我还是在用心照顾它。
        然后在今年游里的祭日,本来我想的是随便买束白花放在他坟前,但当我看到长得过于茂盛的食虫草时,我突然有了一个新主意——
        用食虫草吧,反正祭奠死人也不一定要白花。
        于是我剪了一小束的食虫草,用白色的绳子把它们绑在一起。被剪下的食虫草,两瓣带有锯齿的叶子像是在垂死挣扎般一张一合,其中有一枝还把一只苍蝇吞了,让我有点恶心。然后我就骑着D轮去墓地了。
 
 
 
        开始的时候我是害怕去墓地的,因为游里总是吓我墓地里有各种各样的怪物,会把我分尸并吃掉,所以以前每次和游里给父母扫墓的时候,我都是战战兢兢地看着周围,担心有怪物出现。现在游里离开了,我要给三个人扫墓,但我不知道为什么不再害怕。
        凛说我是长大了,但我觉得是“连游里这个大恶魔都去了,那么我迟早也是要走的,早走晚走都一样吧。”这样大义凛然的感觉。
        把D轮停在路边,我提着装有那束食虫草还有其他两束白花的袋子,走进墓地。从守墓人那里借了一把扫把,把父母的坟扫干净,把两束白花放在坟前,再跪在坟前拜了几拜。接着,我来到游里的坟前。例行公事地把游里的坟扫干净,把食虫草放在他的坟前。
        看着张的张、闭的闭的食虫草,我感觉有点对不住游里,“嗯……这是你的食虫草……嘛,今早上刚剪下来的时候还挺新鲜的,大概是时间太久所以蔫了……”
        这是一个听上去像是一个谎言的真相。
        起风了。是一种不强烈、也不温柔的风,但他又力度恰好,把我给游里的“花束”卷走。我伸手去抓,却怎么也抓不到。最后,“花束”不知道被风卷到什么地方去了。
        “啊……”我茫然地望着“花束”消失的方向,“早知道就买普通白花了。”亏自己花了一两个小时把花束剪出来。
        懒得再买一束白花,我便只在游里坟前说了声“抱歉”,然后就骑着D轮回家了。
   
   
   
        回到家,随手拿了一包方便面用开水泡着,然后用几分钟的时间解决晚餐问题。我会做几道家常菜,但一般都因为懒惰,所以家里会常备几箱方便面救急。洗完澡后,我把食虫草移动到我的房间的电脑桌上,以表达我对游里的歉意。
        我打开电脑,打算和前辈打牌决斗。就在和克罗前辈决斗时,我的手机响了,和克罗前辈说明情况后,他表示他会等我,然后我接通了电话。
        是警察的电话。
        开始我以为是交警要我交罚单,但后面的话让我后脊梁冒凉汗——
        “请问是游里先生的家属吗?”
        “我是,请问有什么事?”
        “今天游吾先生去扫墓的时候,游里先生的坟墓应该没有被挖开吧。”
        “嗯?当然没有了,为什么要问这种问题?”
        “因为守墓人巡逻的时候,发现游里先生的坟墓不知道被谁挖开了,所以才来问您,请问您有什么线索吗?”
        “嗯……没有。”
        “这样,好吧。”
        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把电话挂上,我完全没有了决斗的兴致,草草结束了决斗,我就爬到床上,脸部正对天花板。
        想着刚刚和警察的对话,从内心升起一股恶寒,感到不安的我朝右翻身。过了一会,我的手机提示我有一条新短信。
        短信的号码是属于一个不应该出现的人。
        短信的内容为:“你的眼睛很好看,别转过身,我可是好不容易出来找你。”
   
   
   
   
  
  
  
  
     
  
     
   
   
   
    
   
     
     
        我想尖叫,呼喊救命,但我却什么都喊不出来。
    
   
     
      灵异事件·一              END

评论(2)
热度(20)

© 苏仔的童话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