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要咸鱼翻身,但不知道要怎么做qwqqqq

关于榊游吾小姐的暑期兼职工作

☆游里伯子(现在“学院”工作),游吾仲女(大三,现在在找暑期兼职)「游里只比游吾大几分钟,但因为游里高中的时候就被“学院”看中,所以等游里自学完大学课程后就直接被“学院”录用」;游斗三子(准初三),游矢季女(准初三)。
☆榊家父母周游世界了。
☆欢迎抓虫和错字语病~
☆感谢点进来的你们
 
  
  
  
   
   
        现在是仲夏的深夜,街上空无一人。白天总是能听到的蝉鸣,此时因为是深夜蝉都歇息下来为第二天做准备,所以无论是怎样细心地侧耳倾听,都无法捕捉到任何蝉鸣。
        但人们都不会在意蝉声的消失,毕竟这样睡得也更加安稳。
        几乎所有人都关上灯,躺在自己或松软或坚硬的床上,阖上眼,等待着第二天太阳的升起。但是,还有一个窗口亮着——榊家伯子榊游里的。
        游里莫名感到烦躁——这大概与仲女榊游吾决定和她的好友黑咲凛一起去打工有关。
        说实在的,前几天如果游里不调戏游吾,说什么“男主外女主内”“这个家如果没有我大概就要垮了”之类的话;游吾也就不会像打了鸡血一样每天和凛找兼职;那么游里也就不会看到游吾试穿完全不合适她穿的酒店工作服;现在游里就不会坐在电脑面前给酒店施加压力让他们解雇游吾,而是和大多数人一样睡着了吧。
        摁下回车键,游里懒得管酒店经理之后的回话——多半也是同意然后外加几句奉承话,游里关了电脑和灯,便躺到床上去了。
        游里心里的本意是想让游吾到“学院”做兼职的,与游吾选择的专业对口的,“刚好”有空位置。之前一直想说,但话到嘴边又被咽了下去,而且以游吾的性格,她是绝对绝对绝对不会答应的。
        “啧,以后开玩笑要把握一下尺寸……”游里嘟囔了一句,把被子盖过头顶。
 
 
 
        吃早饭的时候,游吾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给自己做的早饭,活像是一座蜡像;游里则像是做了一个好梦,享受生活般地品尝咖啡和他的早餐;三子游斗和季女游矢面面厮觑,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游吾那么开心游里那么沉闷而现在两个人就好像换过来了。
        “我总觉得游里哥做了什么。”游矢小声的对游斗说,“他应该是把游吾姐的兼职毁了。”
        游斗点了点头,回应道:“嗯,但我们应该也帮不上什么忙吧,比如揭露游里的罪恶行径。”他一边和游矢一样憋笑,一边轻声催促,“好了,快点吃完,还有很多暑假作业等着我们呢。”
        听到暑假作业游矢整张脸都白了,她含糊不清地嗯了一声,开始埋头苦干自己的早餐。
        吃完早饭,游矢虽然非常、非常、非常不情愿,但还是被游斗拖进书房写暑假作业了。游吾在电话里和凛商量兼职的事情,但看她快要扭在一起的眉毛,一看就知道并不顺利。罪魁祸首游里坐在客厅的单人沙发上,心情愉悦到开始哼歌。
        看到游吾一脸“我想哭”地放下电话,游里一脸微笑地问:“怎么了,昨天不是挺开心的么,现在怎么一副死了人的表情,是不是兼职没戏了?”
        游吾没说话,只是瞪了游里一眼,回到房间,重重的关上门。
        游里礼貌地敲了敲门,游吾的声音从门那边传来,“谁?”
        “游里。”
        “……哪里凉快滚哪去,这里不欢迎你。”
        “哎 :-( 我只是想介绍你去‘学院’做暑期兼职而已,没什么恶意啊——”
        门那边游吾不再说话,她躺在床上,放出大分贝的摇滚音乐,似乎下定决心不想理门外的游里。
 
 
 
        游斗和游矢的暑期计划是上午写暑假作业,之后的时间就属于自由支配了。开始的时候,游矢还是有认真地执行这个计划,但到后来发展到如果游斗不守着她,她就会溜出家,然后晚上才回家。
        现在,游矢开始写数学。有时她把笔架在嘴上;有时她用笔卷自己的刘海;又或者在桌子上敲出不成调的歌……旁边的游斗是真的看不下去了,然后,游斗就给游矢吃了一把糖炒栗子。看了一眼游矢正在做的题,游斗无奈地摇头,在草稿上写写画画,教游矢解题思路。
        给游斗检查过关之后,游矢便高兴地嗖的一下出了书房。
        “啊,游矢来的正是时候,快帮我端菜。”当游矢到餐厅的时候,看到游吾正在把菜一盘一盘地端出来并吆喝游矢帮忙。
        游矢接过菜肴,“游吾姐,你现在还好吗?”
        只见游吾挑了挑细长的眉,语气充满担忧地说:“我不好,现在找不到兼职,看来游里那家伙的阴谋就要达成了。”
        “游吾姐,大声地喊出你的专业。”
        “哎?是和机械有关的……”
        “和永动机有关联吗?”
        “最终目的就是造永动机啊,肯定有关啦。”
        “游吾姐,听说过‘City’吧,我有认识的前辈在里面……”
        “哈?为什么游矢会认识‘City’的人?”
        “哦,打卡认识的,名叫不动游星,听那位前辈说过,‘City’现在被‘学院’打压的厉害,他们需要新血注入,开发更快速的……”
        “D轮。”醍醐灌顶的游吾念出这个词,把手里的菜丢在餐桌上,跑回房间迅速地换上机车服带上简历,骑着D轮留给剩下三人一个潇洒的背影。
        “游矢,游吾这是要干什么,她不吃午饭了?”游里看了看表,问游矢这个唯一知道发生什么的人。
        “我们家离‘City’的车程差不多两个小时呢。”游矢一脸“我在看风景”,嘴上说着完全对不上游里问题的话。游斗听见游矢说的话,看见游里略懵逼略郁闷的表情,默默地给游矢夹了几块番茄和鸡蛋。
        发觉连游斗都站在游吾那边,他突然想起游吾曾经总结的一个定理——
        “得到游矢的支持等于得到总共两人的支持。”
        “啧。”游里端起属于自己的亮紫碗,带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墨镜,沉默地给自己夹菜扒饭。
        把镜头切换到去面试的游吾。
        话说游吾一头冲进“City”大厅,只看到一位湖绿色头发的少女一脸生无可恋地坐在前台低头看着什么,对于游吾的到来连头都没有抬。游吾走进一看,发现对方耳朵里塞着带有亮白鱼翅装饰的耳机。
        游吾敲了敲桌子,希望引起对方的注意。发现失败之后,游吾用自己引以为傲的视力看到对方别在胸口的工作证,“龙……可……龙可小姐!”
        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龙可把塞在耳朵里的耳机扯了下来,“在!请问这位小姐有什么事?”
        “哦!”游吾扬了扬手里的袋子,“我想知道人力资源部在哪里,我是来面试做暑期兼职的。”
        龙可呆了一下,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走出来,“请跟我来!”然后开始有些激动地打电话,好像是在通知里面的同事有新人来面试了。
        “对了。”打完电话后,龙可想起一件事,便问:“小姐您叫什么名字?”
        “我叫榊游吾,叫我游吾就好!”
        “什么!?融合!?”
        “!!!不是融合是游吾!!!”
        几分钟后,龙可带着游吾来到一扇门前,上面贴着一张写有“人力资源部”的纸。
        “对不起啊,游吾。”龙可道歉道:“以及祝你好运啦!”
        “没关系的。谢谢你。”游吾表示这件事她已经习惯了,就像“不是融合是游吾”已经成了她的口头禅一样。
        推开门,游吾看到有三个人坐在桌子后,面正朝门口,也就是游吾所在的位置。房间非常的昏暗,只有桌面上两盏台灯是屋子唯一的光源。游吾觉得一阵心慌,在她看过的影视作品中,这样的排场一般都是审问犯人的……再加上做着的三人都板着脸……然后游吾想起了游里讽刺的微笑。
        游吾鞠了一躬,“您们好,我叫榊游吾……”
        “什么?融合?是‘学院’的人!你来干什么!?”游吾还才开始,其中一位长着金色头发的人就特别生气地打断了她,并且还有要赶游吾走的趋势。在金色头发旁边发型有点像黑螃蟹的人制止了金发的人,示意游吾继续说下去。
        “不是融合是游吾!以及我大学所选的主专业是……”
        ……
        “好了,游吾。”头型长得像螃蟹的微笑道:“你被录取了。”
        “耶!……谢谢!”
        “啊,你不用如此拘谨的。”一头水蓝色头发的人说,“说起来,我们还没有介绍自己呢!我叫布鲁诺·安提诺米!”
        头型像螃蟹的人也介绍道:“我叫不动游星。”
        “杰克·阿特拉斯。”
        “话说游吾是怎么知道我们正在招收新人?”游星随口问了一句。
        “我妹妹告诉我的。”
        “噗!”×3
        “等等,也就是说游吾是游矢的姐姐咯!?”布鲁诺一脸诧异地看着对面的游吾。
        游星打开手机,划了几下,看到后辈游矢发来的消息。游星顿了顿,拿出一件白褂,“不管如何,游吾记得明天9点到。”
        “好的!”
 
 
 
        “游矢在哪?”看给自己开门的是游斗,游吾便直接问道。
        游斗侧过身,示意了后门,“她在那边和柚子煲电话粥。”得知自家小妹的位置,游吾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冲了过去。
        “啊,明白了,明天下午见啦~”游矢摁掉通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电话后,觉得自己整个人腾空而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游矢!!姐姐我找到暑期兼职了!!”游吾真在兴奋头上,扔的时候没有注意方向,外加上游矢比较轻,现在游矢处于马上要落地的危险处境……
        “危险!!”游斗觉得游吾有点奇怪,就也到了后门那边,然后他看到游吾把游矢扔起来后,便以50米冲刺的速度冲了过去,成功的接住了下落的游矢。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游矢开始愣着的,然后看到自己被游斗抱着,就环住游斗的脖子哭了出来。
        药丸。游吾心里马上蹦出这个词。
        不过因为游斗双手都没空,所以游斗并没有施展自己的绝杀腹击,而只是瞪了游吾一眼,一边安慰游矢一边回客厅了。
        “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哈哈哈!!!”游吾听到来自楼上游里的嘲笑。
        “……蛾子头!我得到暑期兼职工作了!你失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决定用这件事刺激游里的游吾,用大分贝的声音喊道。
        “你。”游里微虚幽紫色的双眸,“看来不给点‘惩罚’,游吾就学不会‘尊重兄长’呢。”
        “?”游吾知道游里在说话,但是并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是觉得游里的气压变低了,好像还有什么黑色的东西出现了。
  
        原本以为自己近期看不到游矢的游吾,见到了在厨房等着自己的游矢和……黑着脸的游斗。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还是很慌。
        “游吾姐,我没事,只是游吾姐来的太快我被吓到了 (v^_^)v ”
        “哦!那么游矢也来帮忙做晚饭吧。”游吾看着客厅里时分针刚好连成一条线的钟说。
        “没问题٩(๑^o^๑)۶”
 
 
 
        游吾和游矢做好晚饭,见游里还是没下来,游吾便去敲他的门,“游里?晚饭好了!快下来吃!”
        “我知道了,但我还不想吃,你们先吃吧。”
        “好吧。”╮(‵▽′)╭
        走下楼梯,游吾刚想说“游里不吃了,我们先吃吧”这句话时,就看到游矢已经迫不及待地夹起薄煎饼,沾了枫糖往嘴里送。旁边的游斗一脸无奈。
        “游里不吃晚饭了,我们先吃吧。”游吾说。
        “看吧,我就说他不吃晚饭了~”说着,游矢就又夹起一张薄煎饼,沾了枫糖往游斗嘴里塞,“游斗你赌输啦~”游斗皱起了眉头,但还是咬住了薄煎饼。
       
 
  
        洗完澡,游斗正在看书。连通游里房间的那扇门被打开,“哟~在看书啊游斗。”
        “嗯。”头没有抬。
        “哥哥我有件事想请你帮忙。”
        “嗯?”鼻子被手帕捂住,这让游斗觉得有点特别想睡……然后游斗陷入沉睡。
   
        “哐哐哐——哐哐哐——”
        “来了。”游矢打开房门,看到自己大哥游里,“嗯?游里哥?找我有什么事吗?”
        游里嘴角向上翘出一个好看的弧度,“游斗有事找你呢~”
        “哈?这么晚游斗他找我干什么?”
        游里继续微笑,并把一把钥匙交给了游矢,“游矢去了不就知道了,如果门打不开的话可以用这把钥匙打开~”
        “呃?好吧。”游矢一脸不相信的看着游里,但她还是接过钥匙,朝游斗的房间走去。
   
 
 
        游吾和游矢约好洗完澡,一起选明天穿的衣服。但游吾看游矢过了这么久还是没有过来,有些不放心就连通游矢房间的门,看到了坐在书桌旁,正在把玩一把钥匙的游里。
        游吾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发现那两根兔耳朵还在。我一定是打开的方式不对。这样想的游吾“嘭”的一下关上了门,又打开。
        “Hi~”游里还是坐在原来的地方,顺带还打了声招呼。
        游吾活像是见到鬼一样,迅速地关锁上门。
        幻觉,一定是幻觉。游吾为了安慰自己这样想。游矢怎么会让游里进来呢……等等我好像没看到游矢!!
        哦哦!!我大概知道了。游吾松了一口气。那小丫头大概又仿了游里的头发打算来吓我吧,嗯,如果我怂了那我就输了。
        这样想的游吾又打开门。此时游里已经站在门口了,游吾发现了对方与自己有一截的高度差。游吾又低下头,确定对方是自然长到这么高之后……她就借用了游斗的绝杀,又把门关锁上。
        “嗷——”游里没有料到游吾会用游斗的绝杀,蹲坐在地上进行缓冲。
        打算从房门直接出去找人的游吾突然停下来。游矢被惹毛的话有逆鳞护体,声音太大还会被游斗听到,所以,相对于游矢,我自身比较危险啊。想着,游吾钻进自己的被窝。
        门那边传来钥匙旋转打开锁的声音。
        游吾掀开被子的一小缝,观察来者为谁。然而,游吾最想又最不想听到的声音传来,“呦~游吾。”
        游吾觉得自己现在能吐出血来,“你……你是怎么拿到钥匙的?”
        “哦,这件事啊……”游里说,“游矢和游斗一样呢,比较喜欢把一些细小的、容易不见的东西放在书柜上,离自己的卡组盒比较近。”
        “这大概就是所谓‘小一些的孩子喜欢模仿大一些的孩子’吧?”游里直接坐在床沿上,凑近只露出那双蔚蓝双瞳的小缝,“我就奇怪了,为什么游吾你总是做出一些奇特的事情?难道和家人在一个公司工作不好吗?为什么你非要去‘City’做暑期兼职啊?”
        “游里。”游吾慢慢把自己的身子向墙那里挪,“我觉得你这样做是在施舍。”
        “哈?”
        “嗯,你很聪明,从小就是,所有人都知道你将会有个美好的未来,当然,这是在你的嘴舌不这么讨厌的前提。而我对未来就比较迷茫了,所以我并不打算和你一样,当然,如果你对我的照顾能和游斗对游矢那样,有可能我会放弃这样的想法。后来我希望自己独立,是因为我对你……咳咳,总之就是不想和你一样。”
        游里挑了挑自己的樱花眉,注意到了游吾还没有说完的话,“你对我?”
        “不用在意这些细节!Wait,刚刚我说了这么多,你只听到这句?!”感觉各种不爽的游吾掀开自己的被子做起来,完全忘记刚刚自己下的绝对不出被子的誓言。
        “我都听到了。”游里压住炸毛香蕉的肩,“我只是想知道你到底对我什么啊?”
        在游里搭上游吾的肩时,游吾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可怕的错误。她现在很想回到自己温暖但不热的被窝里去,“没什么,真的,话说游里你找我到底要干什么啊?”
        “你先告诉我,你对我什么?”
        “真的没什么。”
        “你对我什么?”
        “没什么!”
        “你对我什么?”
        “……闭嘴吧!该死的游里!要是我说那个时候我想独立只是因为喜欢你……算了……游里你嘲笑我吧。”说完,游吾挣脱游里的手,钻回自己的被窝,还紧紧地缩成一团。
        “那你现在呢?”游吾并没有听到游里嘲笑的声音,反而,游里的声音听上去比往常更加正经。
        “……”游吾还是蜷在一起,但程度比之前更轻了,“呃……大概是爱?我不知道……”
        啧。游里暗忖。果然要好·好“惩罚”一下游吾呢,这么的不坦诚。
        游里一把掀开盖在游吾身上的被子,躺在游吾旁边,“游吾,你知道吗?”游里有些恶趣味地玩弄游吾天蓝色的发丝,“我深爱着你,从小时候就开始了。”感觉到对方身体在颤抖,游里微微一笑,“游吾,今晚上我没吃晚饭,现在我饿了,要吃香蕉。”
        “嗯?香蕉的话冰箱里还有……喂!等等你离我远唔……”
 
 
 
        游矢敲了一下游斗房间的,只听见“呜呜”的声响和重物敲击地面的闷响。游矢扭了一下门把手,发现被锁上了,她想起游里说的话,连忙把钥匙插入锁眼,打开门,见到被绑成麻花嘴里还塞了一团白色绢制物的游斗。
        “……游斗?这是在玩哪一出?”游矢有点懵,但在游斗“呜呜”的喊声中反应过来,把游斗嘴里的白色绢制物扯了出来,并开始解开绑在游斗身上的绳子。
        “咳咳咳咳……”
        “到底发生了什么?”说着也解开了游斗身上的绳子。
        “刚刚我在看书,游里进来说让我帮他忙,然后就迷晕了我,后来就成这样了。”
        “?游里哥这样做有什么意义?”
        “吱呀——”游斗的房门被关锁上,还有声音提醒房内两个人。
        “?”依然啥都不明白的游矢看着游斗。
        “是啊,我也不知道,大概他是为了把我们支开,好对游吾下手吧。”游斗平稳自己的声音,但是身后握紧钥匙的双手无疑展露了他的内心。
        “哦对了,我手上还有钥匙……哎?!钥匙呢?”
        “不知道。”说着,游斗站起身,从书桌上拿起书,装作要把书放回书柜地把钥匙放在卡组旁边。
        “??那我今晚睡哪??”游矢被游斗拉起,有些担忧地看着游斗。
        “啊,不要紧,游矢就睡我床上吧,我睡地板就好。”
        “哎?那怎么行!……嗯……那要不游斗和我一起睡吧!我记得我们睡在一起还是小时候的事了。”游矢一把抱住游斗,还像只小奶猫一样蹭了蹭游斗的脖子。
        “哎!?这这这这怎怎怎么么行!?”本来游斗的头发大部分都是指向朝天,小部分的刘海还算是比较安分的偏折,现在游矢一把抱住他……嗯,连刘海都炸起来了。仔细观察游斗的脸,还能看到火红的云彩。
        “昂——我不管!!!游斗就当陪我睡啦!!!”
        “我……好吧。”
        “好耶!!”游矢松开抱着游斗的手,然后迅速在游斗床上找好一个位子,“快点啦,游斗怎么这么磨蹭啊——”
        “嗯我……我想先喝点水,你知道的……”看到桌子上一杯透明的液体,游斗想大概是回房间前倒的水,想喝点平复自己的内心。不过,这水闻起来怎么像酒?不过游斗还是喝了下去。当游斗一口气喝完那杯透明液体他才注意到放在杯子下面的小纸片——
        「游斗,
    我知道你会怂,别怕,哥哥我这杯壮胆酒可是高度酒,你一定能成功的。
    不用感谢我
                                       游里」
        游斗现在很想给游里来一发腹击,然而他现在头已经开始有些昏了,理智渐渐被酒精侵蚀,变的混沌,“游矢……”神智不清的游斗念道:“我有……话……想说……”
        “嗯?”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游矢说,“游斗想说什么?我在这里。”
        “……我喜欢你,游矢,不是兄妹那种喜欢,是另一种喜欢……”
        “???”
        游矢看着越来越接近自己的游斗,只发现了一件事,“咦?游斗你什么时候喝了酒的?”
      END.

 








NaHCO3:(*/ω\*) 剩下的一切肉只能靠看官们自行脑补真是不好意思啊——
|ω•`)以及感谢看到最后的你们~

评论
热度(31)

© 苏仔的童话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