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要咸鱼翻身,但不知道要怎么做qwqqqq

如梦似真

被雨淋过冒出来的脑洞。大概是茄番(……)
有点迷。。。

 

 

        刚刚特意去淋雨的游矢现在在慢慢走回家。

        无名小树的果实朝游矢打招呼,“嘿!游矢!请吃掉我们吧!”果实们说着,还有几根树枝把果实伸到游矢面前。

        游矢想起游斗叮嘱过他不能随便吃东西,便摇摇头,“谢谢你们,但我并不饿。”

        听到游矢的回答,果实们一片唏嘘,游矢抱歉式的朝果实们笑了一下,继续朝家的方向进行。

     
        游矢左边的灌木丛像海波一样此起彼伏,暗红色与墨绿色交融的“海波”更像是抽象派的画作;到达一个路口时,还有个绿色的火炬时不时冒出绿色的火星,或许晚上它们的火光会更大,好指引夜航的人们。

        路过一棵紫薇树时,游矢好奇地摸了下水晶样的花冠,一个愤怒的声音传来,“你!别碰我的皇冠,你这个庶民!”
   
        “哦,别这样,他还只是孩子,孩子都是充满好奇心的。”
  
        “庶民就是庶民,一点规矩都不讲。”有着紫水晶样花冠的树枝朝离游矢远一些的地方挪了挪,虽然在游矢眼里也没挪太远,“碰了我的皇冠还不道歉,卫兵在哪里!?快把他拖下去!!”
   
        “哦,别这样!快跑吧孩子,快跑!”
 
        其实游矢一点都不害怕那些所谓的卫兵,都是些没有花冠或者花被摘了的树枝,但是游矢还是听从了那枝好心的花枝,快速地逃开了这颗紫薇树。
 
 
        游矢看到草地上一些小水洼,随着水洼的出现,比游矢略高一些的树木都到水洼后面,也就是离游矢更远的地方去了。游矢蹲下来,仔细观察一片小水洼。几只比苍蝇还要小的的青蛙在被水浸没的草根上跳来跳去,溅起比蜘蛛丝还要细小还要密集的水珠。然后,有只青蛙在不停伸缩着自己细长的舌头,大概是在捕捉游矢更本看不到的蚊虫吧。
  
        游矢觉得腿蹲的有些发麻,便站起来活动一下。接着,游矢看到蛙群们像是看到什么怪物一样四散开来,可能是游矢的影子,因为它不偏不倚地遮住了这片小水洼。

        游矢觉得有些好笑,他也确实笑出声来。毕竟这些青蛙确实好笑。
 
        看了一眼手表,发现时间有点晚了 ,游矢就又加快了步伐。途中又遇到些小水洼,旁边开始疯长出狗尾巴群,或者长得很像稻穗的野草,他们或无风自舞或自顾自的吟咏诗文。它们自己可能认为自己的行为非常的高雅,但在游矢的眼里确实如此的滑稽与可笑。
 
 
        走完小水洼群的路,路过被野草簇拥的野餐桌,游矢到了家门口。月桂树摇了摇树枝,“欢迎回家孩子,游斗很担心你呢。”
 
        游矢惊叫一声,看见门没有关死,便推门而入,看到已经穿戴整齐打算去找自己的游斗。
  
        游斗有些生气地看着游矢,“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快去换湿掉的衣服去洗个热水澡!”
  
        “略略略,游斗老妈子。”游矢吐了下舌头,踢下鞋子打算赤脚走到浴室。
 
        “……我等会会把泡好的板蓝根放在你床头上,记得喝掉它。”游斗虽然表情很愤怒,但还是把一双拖鞋摆在游矢前。
  
        穿上拖鞋,游矢突然想起应该还有个人,“哦!对了,游斗,妈妈去哪了?”
 
        游斗沉默了一会,游矢感觉游斗现在表现的有些像正在回答老师提出问题的好学生,“她……她去买菜了,家里的菜不够晚饭吃的了。”
 
        “嗯?那妈妈带伞了吗?刚才雨下的好大。”

        “当然带了,而且还是撑开伞出去的,不像某人带着伞还不撑,故意去淋雨。”
  
        “略略略。”游矢吐吐舌头,走向浴室。
 
 
        洗完澡,游矢从浴室走出来便看到正在准备晚饭的妈妈。游矢打了声招呼,却没想到妈妈被他吓到了,“啊!游矢!你什么时候回来的?还去洗了个澡?”
  
        “就在刚刚,妈妈。”游矢有些奇怪的说:“是游斗让我先去洗澡的,还说您先前去买菜……”
 
        “买菜?我一整天都呆在家里没出去呀!以及游斗又是谁?”
    
        “???”这下,游矢反倒被妈妈吓到,他借以去拿擦头发的毛巾为由,回到他自己的房间,看到了放在他床头上的褐色液体,还正在微微冒着白烟。游矢想这大概就是游斗给他泡的板蓝根,于是咕咚一下把整杯褐色液体吞下肚。

         END.

评论
热度(9)

© 苏仔的童话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