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要咸鱼翻身,但不知道要怎么做qwqqqq

正位的宝剑七(茄番)

♡又名“不要干傻事”。
♡七夕贺文???
♡游矢游斗兄弟设定(游矢比游斗大一些(几分钟))。
♡欢迎抓虫(塔罗牌各自的寓意是我自己的印象不知道准不准确)(有些人物名字不是很确定就有些朦胧化。)
♡感谢每个点进来的你们——
okay的话










        榊游矢在找他之前的物理笔记本时,但翻找了一会,却找到一副暗紫色的塔罗牌和塔罗书,努力回忆了一下,好像是之前美惠留送给他的生日礼物;因为游矢不知道到底要怎么用,也对塔罗牌一点都不感兴趣,就放在书柜里吃灰,然后又被书堆淹没。
        游矢想了想,把塔罗牌和书表面的灰擦干净,就把它们放在床头柜上,转过身继续找物理笔记本。

        找了半天,以失败所告终。游矢身体呈大字型躺在床上,他还是在努力的回想当初自己到底把笔记本放哪里了。但游矢一回忆到放笔记本的瞬间,大脑就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了。
        所以说,我和物理到底什么仇什么怨啊……游矢有些苦恼地想。那上面好像记录了很多老师上课突然想到的题……听说这次可能会有……         游矢突然想起青梅竹马柚子。
       对了,我可以向柚子借笔记本!!!想着,游矢快速的跑出房间,顺着滑竿到达一楼,穿好鞋子,跟妈妈打了声就朝柚子家跑。         摁响门铃,柚子的父亲打开门,“叔叔!请问柚子在不在?”
        “柚子?柚子和她的姐姐们出去了。”
        “嗯???出去了???”游矢觉得有阵凉风袭过自己,使自己冷不丁地打了个寒颤。
        “对啊,怎么了?游矢找柚子有什么事吗?”
        “我就是想找柚子接一下物理笔记本……既然不在就算了,谢谢叔叔了,叔叔再见。”
        “没事没事,如果柚子回来的早我会叫你回来拿的。”
        “啊!那么谢谢叔叔了!!”
        “哦!不用客气!”
        回到家,游矢懒懒地躺在沙发上,还是在想他把笔记本到底放哪了。不过还是一片空白。游矢最终索性放弃回忆,在想还有哪些人可以借笔记本。
        权现坂不仅在另一个班,而且还不是一个一个老师教的,嗯,找他肯定不行。
        泽渡虽然是一个班的……但是找他借一定会被要求喊一些很奇怪的话的,所以直接略过吧略过。
        柚子的话刚刚去问了,是最好人选但是她不在家……
        就在游矢还在冥思苦想到底找谁借才好时,一块阴影遮在了游矢的脸上,吓得他差点从沙发上滚下来。不过也只是差点,游矢心有余悸地看了一眼那块阴影的主人——比自己小不了多少的弟弟榊游斗。
        “怎么了游矢?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不见了想找别人去借?”大概是双生子特有的心灵感应,游斗一下子就大致猜到游矢在想的东西。
        之前一直没有想到,但是一看到游斗,游矢就想起来——游斗和他是一个班的人。
        因为游斗是站在沙发旁边俯看游矢的,所以当游矢腾地一下坐起来时,两个人的额头撞在了一起。
        “疼疼疼……游斗你没事吧!!”说着,游矢一手捧着游斗的下巴,另一只手轻轻地揉着游斗刚刚被自己撞到的地方。
        “我没事……”游斗是很想伸手推开游矢,然后继续刚刚的话题,但觉得这样做可能会伤游矢的心,于是就任由游矢揉去了。不过游矢揉的确实很舒服,现在额头已经不是那么痛了。
        “呼——”游矢松开了手,“对不起啊游斗,我……”
        游斗也学着游矢揉了揉游矢的额头,“不用道歉,我没事。”
        “话说游矢刚刚怎么突然就坐起来了?”         “哦哦哦!游斗!能不能借我一下你的物理笔记本!?”
        “嗯?……哦,那我去房间拿就好。”
        在游斗回房间去拿笔记本的时候,游矢突然觉得自己刚刚……干了一件……很蠢的事。
        我我我我我我竟竟竟竟竟然然然然托托托着着他他他他的的的下下下下巴巴揉揉揉他他他的的额额额头……嗯?!我会不会被讨厌啊!!!反正我讨厌做出这种行为的自己!!!哦哦!刚刚看到他的眼神里好像是有点不耐烦的,嗯?!果然做出这样的动作会被讨厌吧,果然会被讨厌啊……
        游矢喜欢游斗,但已经越过兄弟那种重视、了解、知心的喜欢,是更深层次的那种。但是当游矢发觉自己这份心思的时候,游矢内心就有:虽然是兄弟,但是如果被发现了一定会被讨厌的……
        就在游矢十分纠结地想东想西时,游斗已经拿着几本厚厚的本子朝游矢走来。游矢表示他看到这厚厚的本子时,并不知道这就是游斗的笔记本,“游斗,这是什么?”
        游斗非常人性化地告诉游矢这些是他自己选了几本重要笔记比较多的,还有几大本在书柜里吃灰。这让游矢想起那本一本薄薄的,大概只有二三十页的失踪物理笔记本。
        “???游斗你是怎么做到的???”
        “因为我有根据老师讲的例题然后适当的扩展衍生,不过有的时候没刹住车就弄多了……”游斗一边把几本笔记本交到游矢的手里,一边解释。
        “……游斗果然是学霸呢。”游矢选了一本相对较薄的本子放在最上面。
  
  
  
        有的时候游矢真的很佩服游斗惊人的学习力还有毅力,现在他看着一本差不多有两本物理书厚的笔记本(还记满了),更加佩服游斗了……天噜啦!这么厚他还要一晚上抄完,这是要上天的节奏?!
        “……算了,上天就上天好了,明天物理老师检查不合格是要下地狱的。”
        游矢叹了口气,还是开始抄了。
 
  
 
        更生半夜,天空黑得就像是白纸被泼满黑色的墨水,连星星都躲回云层睡觉去了,所有的蝉鸣都归于平静。游斗轻轻地打开游矢的房门,看到自己哥哥游矢已经趴在桌上,便蹑手蹑脚地走近游矢,确定游矢已经睡着无误,便小心地抱起游矢,把他放在床上,并替他盖好被子;接着,游斗开始了游矢没有完成的事。

         第二天早上6:00,游矢准时被闹钟铃声喊醒,他惊奇地发现自己躺在床上,他明明记得自己应该是趴在桌子上睡着……现在游矢彻底醒了,他有些慌忙地站起来,找笔准备再垂死挣扎一下,担当他翻开书桌上摆的笔记本,发现笔记本上的笔记已经写满了,而且是自己的笔迹。
        “咦?我记得我好像才抄完一半吧?难道是梦游?哎等等,游斗的笔记本不见了?!”
        “游矢快点下来吃饭!!!”妈妈催促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哦!”游矢也没再想那么,把昨天老师布置的作业和今天要上的课本塞进书包;慌慌忙忙地把自己套进校服里;在盥洗室洗漱时又想了想到底要怎么和游斗交代丢失的笔记本;啥都没想到然后胆战心惊的游矢在走到餐厅之后,看到游斗正在吃一片吐司加荷包蛋……
        游矢在游斗对面坐下,也开始吃和游斗一样的东西,“唔……游斗……嗯……那个……不好意思啊……你的笔记本我……”
        “物理笔记本的话我早上已经拿回来了,不用担心。”仿佛是想让游矢相信,游斗还从书包里拿出了笔记本示意给游矢看,“不过游矢以后记得要把嘴里的东西吃完再说话。”
        “妈妈,我吃饱了。那么游矢,我先走了。”
        这时游矢嘴里正塞着吐司,想到刚刚有点说的话,游矢便只是点点头,表示他刚刚听到了。
  
  
  
        托游斗的福,今天物理课上老师没怎么刁难游矢,还表扬他笔记做的如此优秀,说以后要继续加油。被老师当众夸奖的时候,游矢当场快被吓到心脏病都出来,毕竟后半部笔记不是游矢自己写的。
        然后今天也难得和游斗一起走回家。(物理老师、数学老师没有留游矢)赤马零儿泽渡等人也没有来“骚扰”游矢,游矢觉得今天过得太平静美好反而有点不真实。
        大概是有什么好事会发生?
        晚上游矢躺在床上想。他的目光碰到了昨天找出来还放在床头的塔罗牌。
        随便测个问题吧,明天可能就没这个兴致了。
        想着,游矢抠开塔罗牌的包装,把牌都倒了出来。打开书,游矢看了一眼目录,上面写最后几面有牌阵和洗牌规则。仔细读了一遍之后游矢把里面的替代牌抽出来,然后决定用最简单的“单张牌占卜法”来测。
        “规定正位为是,逆位为否。”
        游矢双手抚在暗紫色的卡牌上,内心默念,「游斗喜欢我吗?」
       七十八张塔罗牌混合在一起,在游矢的手里互相交换位置,当游矢觉得可以停时,就又把它们合拢,然后用左手把牌呈扇形打开,手在被围成扇形的塔罗牌上晃了几圈,便停在一张牌上。游矢将它抽了出来。
        游矢把它翻了面——正位,宝剑七。
        似乎有看不见的绳子拴住了游矢的喉咙,有手捏住了他的心。游矢连忙翻开书,一页一页地翻找,终于找到关于正位宝剑七的描述,但是看到关于爱情一栏,游矢整个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好像情况不是你想看到的。”
        “……”游矢把卡牌收好,把书合上,把这两样东西完好地放在床头。他熄了床头灯,躺在床上。不是我想看到的就不是我想看的。游矢想。反正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翌日。游矢像往常那样冲下楼,像往常一样看到正在吃早饭的游斗,像往常一样和游斗打声招呼开始吃早饭。
        咀嚼完并吞下吐司培根青菜,游矢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那个游斗……”
        “嗯?什么?”正要向门口走去的游斗停了下来。
        “啊……谢谢你,昨天的笔记……”原本游矢是想说别的,毕竟妈妈刚出去买东西去了,这时是最好的机会,但不知道为什么说出口的却是这句话。
        游斗看上去似乎有些失望,但他还是颇有耐心地回答道:“如果是笔记的话,游矢就不用再次道谢了,兄弟之间就是要互相帮忙才对。”
        “……嗯。”游矢点点头。
        这短暂的对话还是没能使游矢从“像往常一样目送游斗离开家上学”和“像往常一样被老师留下看着游斗和他的挚友离开”中逃脱。
        或许会一直这样吧。
    
   
   
        END.

评论
热度(15)

© 苏仔的童话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