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要咸鱼翻身,但不知道要怎么做qwqqqq

会讲故事的接骨木树

原作名称:小接骨木树妈妈
8.19早上看到这篇童话,感觉好棒啊好想改它(……)。游胜没有离开设定。
向安徒生先生致敬!!
 
  
  
  
  
  
  
  
  
  
  
        从前有一个小男孩叫榊游矢,他患了感冒,因为出去时把脚弄湿了。谁也弄不懂怎么会弄湿,因为这是个大晴天。游矢的母亲给他脱掉外衣,让他在床上躺下来,然后把茶壶拿进来。她要用接骨木花给他沏一大杯茶,它会使人暖和。正在这时候,游矢的父亲进来了。游矢的父亲会讲许多童话故事还会变魔术,听他讲故事或是看他变魔术是一件乐事。
        “好了,现在你乖乖地喝你的茶,”母亲说,“也许爸爸会给你讲个故事呢。”
        父亲微笑着点头说,“对,我但愿有一个新故事。”他接着问,“不过这个小家伙是怎么把他的脚弄湿的呢?”
        “这个嘛,”母亲回答,“谁也弄不懂。”
        “爸爸!您能给我讲个故事或者变个魔术吗?”游矢问道。
        “好的,如果你能尽可能准确地告诉我,你上学那条街上的水沟有多深。”
        “在最深的地方,水到我雨靴的一半。”游矢回答。
        “好,现在我们知道你在哪里把脚弄湿了。”父亲说,“我应该给你讲个故事,但可惜我的故事你都听过了,我的魔术你也都看过了。”
        “你可以新编一个故事,”游矢说,“妈妈说您不管看到什么碰到什么,就能讲出一个童话来。”
        “那不成问题,但是这种童话故事没什么趣味,就像蹩脚的皮鞋让人难受,好故事是自己找上门来的,它会敲敲我的脑门说:‘我来了。’”
        “会有一个很快就敲你的脑门吗?”游矢问道。母亲一面把接骨木花放进茶壶,在那上面冲上开水,一面微笑。
        “唔。”游矢嘟起嘴,因为感冒而涨红的脸颊微微鼓起,现在游矢更像一只红番茄,“求求你,给我讲个故事吧。”
        “好,如果故事自己找上门的话。它们太神气了,高兴才来……但是等一等,”父亲忽然说,“来了一个。是关于接骨木树的,游矢知道接骨木树的精灵的称呼吗?”
        “嗯?不知道……”
        “哈哈哈,罗马和希腊通常叫她们树神,”父亲笑着揉了揉游矢红绿色的头发,“不过有人又叫她们接骨木树妈妈,大概接骨木树的精灵都是女性吧?下面我开始讲咯!”
        “有一棵可爱的大接骨木树,盖满了花,就长在一个老水手们称之为花园的简陋小院子的角落里。一天下午阳光明媚,在这棵树下坐着一位老头儿和一位老太太。老头儿是位很老很老的水手,老太太是他的妻子。他们都已经有孙辈,很快就要庆祝他们的金婚了,但是他们记不起他们的结婚日子,接骨木树妈妈正坐在树上,看上去和这里的一位同样高高兴兴的,‘我很清楚金婚应该在哪一天庆祝。’她说。但是他们没有听见她的话——他们正在谈着过去的日子。”
        “‘那么,你记得吗?’老水手说,‘我们还很小的时候常跑来跑去玩——就在我们现在待着的这是个院子里——我们常把小树枝插在地上做一个小花园。’”
        “‘对。’老太太说,‘我记得很清楚。我们常用水浇这些树枝,其中一根,是根接骨木树枝,却生根了,长大了,长成了一棵大树。我们如今老了,正坐在它这棵大树下面呢。’……”
        “但这不是童话。”一直听着的游矢说。
        “这是你的看法,”不满被打断的父亲说,“让我们来问问妈妈。”
        “游矢说的对,这不是童话,”母亲把一杯冒着热气的茶杯递给游矢,“游矢先把接骨木花茶喝了睡会好了,我和爸爸就不打扰你了。”接着母亲拉着父亲离开了房间。 游矢喝完茶,就为自己盖好被子,准备去见梦神时,他听见茶壶那边发出咔吱咔吱的声响。好奇的游矢转过头看着茶壶。壶盖逐渐升起,接骨木花一朵接一朵跳上来,又鲜嫩又雪白。长长的树枝伸出来了。它们甚至从茶壶嘴伸出来,伸向四面八方,变成了一棵矮树——现在,变成了一棵大接骨木树,它把它的树枝伸到床边,把窗幔推开。它有那么多的花,香气扑鼻!
        树中间坐着一位男子,穿着一身奇怪的服装。要是服装绿得像树叶有接骨木花镶嵌其中就算了,但是男子的服装却大体为暗灰色和墨绿色,披着一条纯黑色的披风,这也就算了,关键是男子的头发……帝王紫的额发都不同程度的向上翘,而黑色的头发几乎是直指天花板的。
        要不是游矢看到男子是坐在接骨木树里,他肯定以为对方是恶魔之类的。
        “嗯……我叫游斗,是名树神。”游斗说。
        游矢看着游斗,似乎在沉思什么,然后对游斗说,“那么我应该叫游斗接骨木树爸爸咯?!”
        “噗……”游斗差点吐出血,暗忖现在小孩子的思维怎么这样跳跃,“叫我游斗就好了。”
        “哦。”游矢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我叫榊游矢,叫我游矢吧!哦哦,对了,爸爸说接骨木树的精灵大部分是女性,为什么游斗你是男性呢???”
        “这个问题很失礼哦,游矢,”游斗说,“这只是大众误解,不过本来要给你讲故事的确实是名女性——她叫柚子,不过被她哥哥阻止了。”
        “这样啊,对了,游斗你会讲什么故事呢?” 游斗露出“终于进入正题了”的笑容,“等一下游矢就知道了。”于是他把游矢从床上抱起来,放在他的怀里。开满花的接骨木树枝遮住他们,他们像是坐在树叶浓密的凉棚里。它带着他们飞过天空,真是美得无法形容!游斗忽然已经变成一个青年,但他的衣服依然是之前的暗色系。他的双瞳是灰色的,他亲吻了游矢的额头,接着他又变成和游矢一样的年纪。 他们手拉手走出凉棚,如今站在家里美丽的花园中。接着,游斗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游矢,他们远远的飞到国内各个地方。
        春天变了夏天,秋天变了冬天,千万种景物印刻在游矢艳红的眸子里和心中,游斗唱道:“你永远忘不了这些。”
        在他们飞行的整个过程中总是闻到接骨木树的浓烈香气。游矢也闻到玫瑰和鲜嫩山毛榉的香气,但是接骨木树的香气浓烈得多,因为游斗原本就是树神,身上自带有接骨木树香。
        “看看下面!”游斗说,他们又来到山毛榉树林。百里香在他们脚下散发芳香;粉红色的银莲花站在绿色的青苔上向他们打招呼。“噢,但愿芳香的山毛榉树林里永远是春天!”
        “看看下面!”游斗说,他们经过了骑士时代那些旧城堡。高墙和锯齿状雉堞倒映在护城河上,一些天鹅在水上游着,望着古老的林荫道。田里麦子摇摇摆摆,犹如一片黄色的海。水沟里长着红花黄花,树篱上盛开着野啤酒花和旋花。晚上月亮升起,又大又圆,草原上的干草堆散发出芳香。“人们永远忘不了这些!”
        “看看这些!”游斗说。天空好像加倍高加倍蓝,树林闪着绯红色、绿色和金色。猎犬在奔跑,一群群野禽尖叫着在古坟上飞,而刺灌木交织在旧石碑上。深蓝色的大海满是张着白帆的船。在谷仓旁,老太太、姑娘和孩子们在把啤酒花摘下来扔进大木桶。年轻人在唱歌,老年人在讲妖怪和魔法师的童话。任何地方都不会更叫人快活了。
        “看看这些!”游斗说。所以树木都蒙上了白霜,因此看上去活像白色的珊瑚。雪在人的脚底下叽嘎叽嘎响,就像穿上了新靴子。流星一颗接一颗划过天空。在屋子里圣诞树点亮了又是唱歌有欢闹。农舍里小提琴响起来,抢四分之一苹果的游戏玩起来了。连最贫穷的孩子也说:“冬天真美!”
        的确是美!游斗让游矢看到各种各样的东西。接骨木树继续散发着芳香。游斗抱着游矢越过海洋,到了出产咖啡的那些国家。在离别的时候,游斗亲吻了游矢的额头,顺手把一朵接骨木花放在游矢手里,游矢把它紧紧握着,免得掉下。他还听到游斗悄悄地说:“这里春天、夏天、秋天和冬天真美。”
        ……
        “好,现在故事完了!”
        床上的游矢不知道这个故事是自己做梦看到了,还是听故事听到了;茶壶在桌子上,但是没有接骨木树从它里面长出来。
        母亲正坐在椅子上。 “多么美啊!”游矢说,“妈妈,我刚才在国内转了几圈还到温暖的国家去了!”
        “我相信你的话,”母亲笑着说,“喝上两杯滚烫的接骨木花茶,自然就会到温暖的国家去!”她给他盖好被子,好让他不受凉。
        “还有接骨木树的精灵!”说到这里,游矢举起手里攥着的一朵接骨木花。
        “嗯。”母亲应和道。
        FIN.

NaHCO3:明天要去看分班情况去了,后天开始军训_(:3」∠)_心好累……

评论(2)
热度(7)

© 苏仔的童话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