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要咸鱼翻身,但不知道要怎么做qwqqqq

榊游矢的饼干树(茄番)

注意:本文是苏仔去年国庆割的腿肉,和原作没多大关系。当初因为把这篇文上交给社团当社刊的作品不知道能不能发所以一直没发(现在寒假快要结束了,社刊应该就要出了……)
(其实还有一篇文(:з」∠)_)









 














 

精灵的国度被最初的国王分成四块——「基础」、「融合」、「同调」和「xyz」,初代的国王让四块地域各自选出最初的族长之后,便消失不见,让四个精灵种族自行发展。起初四大精灵种族都能够和谐相处,特别是在榊游胜当上「基础」和「xyz」双族长,在他的领导之下,精灵族快速发展,走向历史最高点。但可惜好景不长,榊游胜因为某些未知的原因,像初代国王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紧接着「融合」精灵族也乘机做一些“小动作”。

榊游矢是一只「基础」精灵,同时也是榊游胜的儿子,因为父亲的离开,小时候经常被其他精灵欺负,所以他现在经常帮助其他非常困难的精灵,也因此榊游矢根本没有钱去买冬天过冬的粮食。以至于榊游矢不得已,去找自己的青梅竹马柚子借一罐巧克力饼干作为过冬的粮食。

因为是唯一的粮食,所以榊游矢尽自己所能地减少吃巧克力饼干的次数。但不幸的是,即使榊游矢每天只吃一块巧克力饼干,但在距离冬天结束还有一个星期时,他只剩下四块饼干了。榊游矢摇了摇只有四块巧克力饼干的玻璃罐子,光洁的玻璃像镜子样投映出榊游矢菜色的面孔。

“完了……我不会就这样饿死了吧?”

榊游头使劲的摇头,想把这个念头甩出脑外,“我还没有成为父亲那样的人,怎么能败在这里?!”,榊游矢旋即不放弃地翻起橱柜来——不过,橱柜还是最初准备过冬的时候的样子,一罐红茶叶和两罐绿茶叶,而且其中红茶罐里只剩下薄薄的、刚好盖满罐底的红茶叶。

现在,榊游矢的心情比柚子告诉他来年春天要无偿打工还要糟糕。

抱着饼干罐子的榊游矢坐在窗户前,注视着应该还有一个星期才会化开的雪,此时榊游矢的内心活动可以总结如下——“或许我可以去挖雪吃?或许吃雪地下面的土?啊啊啊!!!怎么办啊!!!???我总不能啃茶叶吧?_(;3」∠)_”

就在这时,玄关那传来敲门声。

条件反射下,榊游矢把非常单薄的白披风披在身上,打开了大门。寒风像刀一样刮着榊游矢的双颊,让他的白披风像旗帜一般猛烈地摆动。榊游矢勉强睁开眼睛,看到站在门外冻得瑟瑟发抖的黑色人影。可能是流淌在榊游矢体内乐于助人的血液,所以榊游矢在连对方的身份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把对方放进自己的家。

“不好意思,打扰了。”对方解下防风镜和口罩,露出冷漠平静的灰色的眸子,“我和我的同伴走散了,看到这里有光,就过来敲门了,希望能够借住一晚。”

“嗯,我差不多明白了……话说你叫什么名字?是精灵族吗?”

“我叫游斗。我想……我应该算是精灵族的。”

“‘应该’是什么意思啊?”榊游矢被游斗的话逗笑,随口说道:“你该不会是「xyz」精灵吧?”

游斗的眸子,就像平静的灰色湖水被顽皮的孩子投掷石子泛出涟漪。

榊游矢有点慌。最近「融合」精灵族正在围追堵截「xyz」精灵族。但是因为「基础」和「同调」精灵族族长不想引火上身,所以对于「融合」精灵族的行为只是睁一眼闭一只眼。也因此,任何「基础」或者「同调」的精灵都不被允许收留「xyz」精灵,违反者会被其他族人送到「融合」精灵那里处刑。而且榊游矢自己也不是很想被卷入这些事之中……有些心虚的榊游矢又仔细打量了游斗,突然发现一件十分微妙的事——就是因为这件事榊游矢才决定收留游斗——他们两个长得很像。

在精灵族有一个传说,大概意思是说,和自己很像的精灵会成为自己的好同伴或者兄弟,还有一种榊游矢忘了。总之,榊游矢秉着“按照传说,游斗肯定不是坏人”这样的想法,就收留了游斗。

“话说,游斗你应该还没吃东西吧?”说着,榊游矢把还有四块饼干的玻璃罐递给游斗让他坐在壁橱前暖身,又转身到厨房从橱柜拿出那罐差不多快没红茶的红茶罐,泡了一壶红茶端了出来。

游斗应该很久都没有吃东西了,他一口就是半块饼干。与此同时,榊游矢才想起自己也只有那些东西可以吃了……_(:D)∠)_因为帮助他人而饿死,应该也是死得光荣吧?榊游矢视死如归地看着游斗把他一个星期的粮食吃完。

等到短暂的用餐结束,游斗便拿着罐子来到榊游矢的花园里,把一小块雪扫开,并把饼干屑埋进暗红色的土壤里,还念了一句魔咒。

“游斗你在干什么?”榊游矢一脸好奇地看着正在把身上的雪拍掉的游斗,“把饼干屑埋进土地,难道会长出饼干吗?

游斗没有直接回答榊游矢的问话,他只是微弯薄薄的唇,“明天你就知道了。”

“哈,这算什么啊?”榊游矢跟在游斗的后面,进入这栋小屋子唯一一个能睡精灵的小房间,“快解释清楚啊!”

游斗叹了一口气,抬起手下意识地要揉对方的头,但当与樱桃红的双瞳相对时,游斗意识到对面的精灵是榊游矢,略有些尴尬地放下手,然后故装镇定地咳嗽了几声,“都说了,游矢明天就可以看到了,不用这么心急的。”

“……呃嗯……既然游斗不想说的话,就算了。明天早上游斗还要去找同伴呢,还是早点睡养好精神才行!”榊游矢眨了眨自己樱桃红的双瞳,示意游斗去睡他的床——和他睡一块。而且那么冷,两个人睡一起热乎些。

翌日早,榊游矢慢慢睁开眼,身旁谁也没有,就在榊游矢以为自己昨晚只不过在做梦的时候,他看到床头柜上的一张信纸:

“十分感谢游矢昨天的饼干……还记得昨天晚上我埋下的饼干屑吗?看看窗外吧!”

榊游矢走到窗边,看到有一株长相奇怪的小树立在不算很厚的雪地里。虽然很惊讶,但是榊游矢继续读了下去——“等到「xyz」革命成功之后,我会来找你的。”

 

“所以说柚子,我还不能出去。万一游斗来了没找到我就真是糟糕了!”榊游矢一溜烟爬到已经长得很高的饼干树上,冲着树下的青梅竹马喊道。

只见柚子扇动自己蝴蝶的翅膀,提起一把不知从哪拿出来的纸扇用比光还快的速度打在榊游矢头上,“但这不能成为你不到塾里打工的理由!”接着就开始拉死死抱住树桠的榊游矢。

“说不行就是不行……啊!游斗!”榊游矢看到逐渐靠近的人,下意识松开了紧抱树桠的双手。然而柚子不知道为什么手就一滑,然后榊游矢就成了一个自由落体(榊游矢并没有自己的翅膀),随着下落,榊游矢爆发出此生最大声的叫喊,“啊啊啊啊啊!!!”

但并没有榊游矢自己预先想象的疼痛,他感觉自己躺在一个很温暖的怀里。

游斗在心里感叹一声好险,把榊游矢放下来,然后伸手把卡在榊游矢头发里的一块饼干拿下来,“刚刚真的好险,以后游矢就不要这么做了……游矢,游矢?”

“qnqqq游斗你终于来了!!!”榊游矢一把抱住面前的精灵,哭了出来,“有的时候我还以为……以为……”

“好了,好了。”游斗安抚性地拍了拍榊游矢的背,顺带揉揉榊游矢番茄似的头发,“你看,我这不是回来了么。”

阳光打在已经不小了的饼干树上,光线透过淡黄色树桠与黑色巧克力饼干的间隙落到树下相拥的两个精灵身上。洁白的糖霜像雪一样满空飞舞,在金色的阳光下,熠熠生光。

END.

评论
热度(15)

© 苏仔的童话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