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着要咸鱼翻身,但不知道要怎么做qwqqqq

电影院遇到的陌生人「茄番」

没错这就是第二篇
鬼才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原本榊游矢只想待在家里睡会懒觉的,毕竟刚从数学物理的苦海暂时脱离出来,想好好休养一下——才能在接下来的假期里痛快玩耍嘛。

然而青梅竹马柚子使榊游矢的愿望破灭了,“游矢,明天要不要一起看电影?”

看着青梅竹马递给自己的票,榊游矢在内心估计了一下如果自己不接受对方拿出纸扇的几率——100%……

“……啊qwq好的,几点在哪里见面?”

听到榊游矢令自己满意的回复,柚子莞尔,“10:00,就在购物中心前面巨大的天空龙雕像前见面吧,”接着柚子提醒,“游矢千万不要迟到了!”

“不用柚子说我也知道啊。”榊游矢抓了抓自己红绿混合的头发。如果迟到了,那我肯定会死。榊游矢在心里默默地加了一句。

 


“……说好的十点到这里,但是现在已经快十点半了啊,柚子怎么自己迟到了?”榊游矢有些焦急地看着自己红色的决斗盘,上面既没有短信提示,也没有出现对话请求,只有彩色的时间框显示着时间。电影是中午11:30的,现在到电影院还很早,估计柚子有其他的打算——比如去买几包卡包,又比如说买点小吃到电影院去吃,或许柚子可能预料到自己会迟到,所以才说要早点到?榊游矢不停地猜想柚子为什么要自己早到但本人却迟到了,情节曲折的程度,基本上可以出几本书了。

彩色时间框显示着离电影开始的时间只有10分钟了。

或许柚子与自己错过了吧,她现在可能在电影院里焦急地等自己,说不定马上就拖着纸扇到广播室大喊自己的名字了。榊游矢攒紧手里的电影票,朝着电影院的方向跑去。




结果到电影院也没看到柚子人在哪里,就在榊游矢打算不看电影直接到柚子家找人的时候,检票员开始叫嚷,拿着电影票的人们像流水一样朝检票口涌去,于是榊游矢被挤向检票口。

“先生请把票给我。”检票员冷冷地说。

“啊……等等我还在等人……”在票被抽走的瞬间,榊游矢才从被人潮吓到的恍惚中清醒过来。

“下一位。”检票员没有回应榊游矢。后面涌上来的人把榊游矢向放映室那边推去。

“xxxx五分钟后将在五号厅放映,请客人们有秩序的排队进入……”虽然有管理员在维持秩序,但是这些对于狂热的人们就像根本没说一样,人们依然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向前挤。虽然昨天柚子有向榊游矢提过这部电影评分很高,但是榊游矢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看……还这么的拥挤。

榊游矢在内心里吐槽了这家电影院小的不合理,妥协似得顺着人流走进放映室——而且你逆流你也走不出去。

这是一部关于时间旅行者的故事,主角穿越各个时空,与各个时空的人们相遇、相知,主角在旅途中遇到一个人,那个人在主角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但那个人却在一场车祸去世……

这些内容换刚刚差点被挤成番茄干饼,也挺值的,只不过柚子之后肯定会后悔的。

一个略慌乱的声音传入榊游矢的耳中“琉璃,不好意思我迟到了……嗯?”

开始榊游矢对那个声音没投入太大的关注,但是声音的主人拍了拍榊游矢的肩膀,“你是谁?你为什么坐在琉璃的位置?”

现在刚好是电影中间部分,荧屏上显示着“虽然旅途还没有结束,但还是让我们休息一分钟吧!”榊游矢撇撇嘴,然后转过头,看着对方,“什么?”

“我说,为什么你坐在琉璃的位置上。”灰色的眸子流露出不满与困惑。

榊游矢下意识的眨了眨樱桃红的双瞳,“你在说什么,这张票是柚子给我的呀!”说着拿出电影票给对方看,“话说,为什么你要坐在柚子的位置上?”

对方把自己的票从自己的包里拿出来递给榊游矢看,“电影票都是这一场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音乐开始变慢了,一分钟马上就要过去了。

榊游矢把对方的电影票还回去,“就先不要纠结这种事了,现在先把电影看完,剩下的看完电影再说吧!”对方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榊游矢“你要是继续打断我看电影我就要生气了”的表情,也就知趣地闭上嘴。




主角穿越了各个时空,希望阻止这个悲剧。悲哀的是,无论主角穿越到哪个时空去找那个人,那个人都无法逃离因车祸而去世。主角崩溃了,主角不相信自己不能修改这个悲剧,于是他穿越到遥远的过去,找到一位祭司,请求祭司的帮助。“亲爱的孩子啊!”祭司举着烛台,烛台上三根蜡烛发出微弱的光芒,“我们都无法违抗命运,你必须接受这个事实,把这份回忆留在心中。”主角抗拒相信祭司说的话,又穿越回到车祸发生的时空,阻止车祸的行动依然失败了。正当主角抱住那个人,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时,那个人说:“请……不要……为我伤……心……你也……为……我努力了……很多……次吧……”那个人努力地,为主角露出最后一丝笑容,“不……要……自责了……”

那人的话音刚落,电影便伴着悲伤曲调结束了。




“嘤嘤嘤嘤嘤嘤嘤嘤……”就像很多人那样,榊游矢的眼泪差不多能形成一个湖泊,但坐在榊游矢旁边的人却一滴眼泪都没有流下。

“……这部电影好假,假设主角真的能多次穿越时空,但是多次到那个人车祸发生的时空,由于蝴蝶效应,结果肯定会改变的……”而且一张口就是这么扫兴的话。

“……”榊游矢盯着对方皱着的眉峰,“别这么扫兴啊,电影的内容明明这么精彩,又不是所有人都会在意这些时间悖论。”用纸巾擦了擦眼泪,榊游矢冲对方露出自己最引以为傲的笑容,“而且,只有把自己融入到电影之中才会感受到看电影的乐趣啊。”

灰眸的主人看了一眼榊游矢,认同似地点了点头,“嗯,我知道了……话说你为什么有琉璃的票?”

“这也是我想问的啊,为什么你有柚子的票,”榊游矢站起来,向灰眸的主人伸出手,“不过在讨论这种事之前,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榊游矢,你可以叫我游矢,你呢?”

“……榊游斗。”榊游斗拒绝了榊游矢拉他起来,自己站了起来,“现在要怎么办?直接去问琉璃或柚子?”

“行,直接去她们的家找她们。”




就在两人出了电影院,巨大的霍普雕像映入榊游矢的眼帘。

“天空龙呢???不就看了一场电影吗?工作人员速度还真快啊!”榊游矢非常吃惊地指着霍普雕像说。现在轮到榊游斗吃惊了,“什么?这个购物中心建起的时候,霍普雕像就在这里了!”

榊游矢现在有些懵。开始是看电影被放鸽子、后来有人来了但不是柚子……现在到天空龙雕像被换成霍普雕像了?!

“……游矢,现在先不去找琉璃了,你跟我来。”榊游斗皱起眉,拉着榊游矢朝一个方向跑去。

“哎哎哎!!!我们要去哪里?”榊游矢的大脑由于信息过量,处理不过来还在懵逼状态,对于手腕上突然出现的温热,让榊游矢有些不知所措地跟着榊游斗跑着,“至少要让我知道到底去哪里吧!”

“我朋友父亲的科研所。”说着榊游斗加快了步伐。

“开始你直接说去那里就好了。”榊游矢抱怨道,但为了跟上榊游斗,也加快了步伐。




“啊……谢谢。”榊游斗谢过菲卡博士,领着还云里雾里的榊游矢离开的研究所。菲卡博士对榊游矢进行了全方面的检查,检查的结果是——榊游矢与正常人一摸一样。但菲卡博士在对榊游矢的记忆调查时,惊奇地发现,榊游矢记忆中的城市,即他所说的「舞网市」,和「心城」一点都不像,但在地图上并没有「舞网市」的存在。看到把护目镜戴在眼睛前沉默不言的榊游矢,榊游斗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做慌乱。榊游斗尽力安慰道:“游矢不要伤心啊,只不过可能从自己的世界穿越到这里了,会找到方法回去的……”说到最后榊游斗的声音也小了下来,毕竟菲卡博士研究出了穿越次元的机器,但却无法保证一定能把榊游矢送到他原本的世界,还有可能掉到黑洞里……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榊游矢透过橘色的护目镜看到榊游斗愁眉苦脸的样子,情不自禁地很想笑,他摘下护目镜,镜框的眼泪也因失去容器猛地落下,“没想到游斗会因为我这个陌生人而担忧,游斗真是……是个善良的人呢!”

榊游矢突然的夸赞使榊游斗一惊,同时也让榊游斗的脸变得像苹果一红。

榊游矢再次露出他引以为傲的笑容,“那么,为了让游斗开心起来,我就好心地为你表演一个魔术吧!”正在说,榊游矢就顺势站到一个喷水池上,但非常不幸——榊游矢正想表演时,脚下一滑,就这样完美地跌到喷水池里……

“游矢!你没事吧!”

“咕噜咕噜……我我我我没没事……”榊游矢站起来,扒开贴在额头的头发冲榊游斗笑了笑,这时,一阵凉风路过,榊游矢猛地觉得鼻子很痒,然后,“啊嘁!”

“……游矢你先从喷水池里出来吧。”榊游斗等到榊游矢出来的时候,把自己的外套披在榊游矢身上,“这样会感冒的,跟回我家换一下衣服吧。”
 
榊游矢披着榊游斗的外套,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只是顺从地跟着榊游斗,就像刚从电影院那样,跟着榊游斗跑回他的家。




或许诸诺恩们非常喜欢巧合,榊游斗的身形和榊游矢的非常相似,榊游斗的衣服榊游矢都能穿,而且两人长得也非常的相像,这使榊游矢不得不感叹,“虽然我们才认识,但感觉我们两个就是兄弟呢!”榊游斗思索了一会,也觉得这句话没问题。他们两个人明明相遇还没超过10小时,但两个人却莫名很聊的来,在不知情的外人看来,真的很像一对失散多年的兄弟!

“啊,话说游斗的父母呢?”正在吃晚饭的时候,榊游矢看着只有两个人的房子,有些不解。

“我的父母?他们要做巡回演讲,经常出门在外。”榊游斗舀了一勺蛋包饭,塞到嘴里。

“唔……游斗!吃完晚饭之后来决斗吧!”

“嗯?怎么突然说这个?”

“游斗你就说你是不是怕了?”

明白这是对方的激将计,但榊游斗还是很乐意上榊游矢的当,“谁说的,我怎么会怕你呢!”

……

时针指向12,一只小暗叛逆从时钟的小窗子里蹦出来。

榊游斗放下手卡,看了一下时钟,“没想到这么晚了,明天再继续一绝胜负……”

“呼……”(。-ω-)zzz

“……!!!游矢别在这里睡了!感冒会加剧的!”榊游斗又推了榊游矢几下,确定榊游矢睡得真的很死之后,为了避免榊游矢感冒,榊游斗抱起榊游矢进入自己的房间,把他放到床上,帮他把被子盖好,自己就抱了两床被子,在旁边打地铺。














“滴滴滴——滴滴滴——”又是新的一天。榊游矢按掉闹钟,坐了起来。

“游矢?你醒了吗?快下来吃早饭。”榊游矢母亲的声音从楼下传来。

“哦!我马上下来!”

吃早饭的时候,柚子来敲门——是来解释昨天没来的原因,顺便问了一下昨天电影好不好看,内容是什么。

 


“啊……不好意思琉璃,睡了一觉,我忘了。”榊游斗抱歉道。今天早上起来发现自己竟然放着好好的床不睡,在地上打地铺。榊游斗有些迷糊地看着自己整洁的床,这才发现自己回想不起来昨天的事了。


















那部大受好评的电影的最后,那个人最后勉强对主角说:“无论……我……是否能……活下来……但是……你只要……记得我……我……永远……都……陪着你……”

一个人之所以存在,是有人认同他存在。

如果没有人认同呢?


END.

评论
热度(19)

© 苏仔的童话世界 | Powered by LOFTER